当前位置:主页 > 小品剧本 > 中小学剧本 > 中小学小品剧本《卖药》

中小学小品剧本《卖药》

时间:2017-12-04    点击:
    孔德钊【买药人】: 随着时光的流逝,随着社会的发展,随着人民知识文化水平的不断提高,诈骗 这一职业,已走出千家万户,走向开阔的市场,已开始和国际接轨。诈骗,不是吟诗作对,不是游览观光,它没有那么温文尔雅,含情脉脉,诈骗是一门艺术,一门进行洗脑的艺术。 大家好,我是兽医专家:秦忽悠。
    徐广耀【养猪人】:走……走……唉,都说农民有三怕:一怕天灾,二怕人祸,三怕养头老母猪不下仔。你说这母猪都养两年了,就是不下仔,这不要我老汉的命吗!农民就是累,农民就是累,全世界都知道我过得很狼狈……得……驾……
    哎,兽医专家!兽医生,你给我们家老母猪治治,咋不下仔了呢?
    孔德钊【买药人】:什么兽医生!叫我秦医生。
    徐广耀【养猪人】:奥,禽兽医生……
    孔德钊【买药人】:我看看,先挂个号吧。挂号费五元。
    徐广耀【养猪人】::猪看病还挂号?
    孔德钊【买药人】:挂不挂?不挂不治了!
    徐广耀【养猪人】:挂……挂……
    孔德钊【买药人】:姓名?【徐老汉】性别?【男】爱好?【女】
    徐广耀【养猪人】:哎,你给猪治病问我这么多干嘛?
    孔德钊【买药人】:好好好,开药方。给,拿去冲水喝,一次病除。20元。
    徐广耀【养猪人】:好类,给钱。谢谢啊……
    孔德钊【买药人】:去吧……去吧……
    孔德钊【买药人】:哎,大哥,看病吗?
    刘芳哲【药鼠人】:你神经病啊!兽医能给人看啊!对了,你这给动物看病,有没有办法把它致死?
    孔德钊【买药人】:你神经病啊!我有那么缺德吗?让我治病,我给人家治死,我神经病啊。
    刘芳哲【药鼠人】:不是。唉,我家老鼠成灾,那老鼠是逮啥咬啥,床腿桌子腿都啃了,上个月刚买的一只小花猫也被咬死了。最可恨的是我最喜欢的那条裤子上,咬了俩洞!那天我出去,隔壁小妹说:方哲呀,你的裤子真时髦,屁股上那俩洞一样一样的。
    孔德钊【买药人】:这你得去买老鼠药啊!刚好我这里也有一包。……坏了,坏了,坏了……我把那包老鼠药给那养猪的啦!…………
    还好,我有防备。“祖传中医:秦半仙。”
    谢周翻【女郎】:哎呦……哎呦……
    孔德钊【买药人】:怎么了,小妹妹?来,来,我给你把把脉……
    谢周翻【女郎】:郎……中,我这是什么病啊?疼死我了。
    孔德钊【买药人】:嗯……原来如此。以后多喝些水,多吃些水果,不要做激烈的运动。恭喜啊,您有喜了!
    谢周翻【女郎】:讨厌!人家是纯爷们……
    杜帅【警察】:请问:你看到刚才在这的兽医了吗?我是警察,有人报警说他卖假药,把他的猪治死了。
    孔德钊【买药人】:假药?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真老鼠药啊!国家免检商标。
    杜帅【警察】:什么?
    孔德钊【买药人】:呃……呃……没见,这哪有什么兽医呀。 喂,你好,什么,找兽医专家看病?好好,我马上到,登门费100元。拜拜……
    徐广耀【养猪人】:就是他!你还我的猪,还我的猪!
    杜帅【警察】:你放心,公安部门一定会给你个公道。你家猪得了什么病啊?
    徐广耀【养猪人】:那是2011年的第一场雪,我买了只可爱的小母猪,可是都两年了,还不下崽。
    杜帅【警察】:我看看……呀,呀呀,这是头公猪啊!
    徐广耀【养猪人】:啊……{晕倒}
    杜帅【警察】:走,你跟我走,区公安局。
    孔德钊【买药人】:警察同志啊,您听我解释啊……
    杜帅【警察】:解释什么?
    孔德钊【买药人】:我……那猪……我……我……我……我……我……
    杜帅【警察】:Eh- Sexy La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