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小学生上网成瘾的小品剧本《网吧里的皇帝》-小品大全
首页 > 校园小品剧本>关于小学生上网成瘾的小品剧本《网吧里的皇帝》

关于小学生上网成瘾的小品剧本《网吧里的皇帝》
现在的小学生上网成瘾,经常逃课去网吧上网,让老师和家长操碎了心。下面这个小品,就是作者以这个为主题而创作的,希望小学生能够迷途知返,把精力都用在学习上。

时间:某天下午放学的时候          
地点:网吧游戏厅
人物:网吧黄老板(简称:老)      
小学生张小量(简称:小)       
张小量的姑妈、中学教师李老师(简称:张)
布景:台口立一木牌,上书“皇帝网吧” 桌子一张、椅子两把       
电脑显示器模型一台鸡毛掸子一把
【幕启,老板上,打开电脑,边唱边作整理桌椅状,用鸡毛掸子四处打扫。
老:游戏游戏,你最有魅力,游戏游戏,你让我赚大把的人民币!唉,这段时间“非典”病毒到处飞,整斗我的网吧冷冷清清的。看斗“非典”结束了,生意要好起来了,哪个晓得学校又喊得严,说要来逮,学生些一害怕,就尽都不敢来了。(又到台口张望,又来回走动,烦躁不安的样子,坐下)这个黄帝也是,还不回来。哎,你回来嘛也悄悄给我带几个生意来嘛!
小:【小学生背着书包上。(他将红领巾包着额头,后脑勺系着结。蹲着跑上台,双手作握手枪状,伸臂前指,或左窜右闪,或单腿跪在地上作瞄准状,口中发“啪啪”射击声。在网吧门口停下,从包里掏出一纯净水瓶子扔到老板脚下,嘴里发“砰”声,矮着身窜进去,枪指老板,大喝)“不准动!举起手来!” 
老:(抬头,举手,作恐惧状)YES,SIR!求求你,别开枪,我投降。(然后哈哈大笑,一伸拇指)小子,佩服佩服!一看你这好身手,就晓得是个电脑游戏的高手啰。
小:(不好意思)高手?唉,我还差得远呢。你有没得《三角洲特种部队》?我只有这个游戏才打稍微得熟点。
老:(起身相让)有有有,CS的射击游戏我这全部都有。  (小孩二话不说,坐下就玩,老板在旁边看着) 
老:小朋友,你是那个学校的?以前你好像没来玩过哟?
小:城西小学的。今天我是特意到你皇帝网吧来打游戏的。
老:为啥?
小:嘿,尽都说你这儿培养出了不少的游戏高手。我是专门来拜师的。
老:当然!皇帝网吧出了个“网吧皇帝”,晓得不?那个皇帝就是我的娃儿——黄帝!你得我这儿来打,我让我儿子黄帝教你——他打游戏,硬是死鱼的尾巴——不摆了。
小:哇噻,黄帝就是你的儿子呀?他可是我的偶像哟。喂老板,你马上就喊他来教我两招。
老:这个娃儿,不晓得跑得哪干去了,还没回来。你今后可以经常来玩,碰斗他的机会就多了。喂喂喂!这个地方敌人很多,该用AK-47。吔,你是打得没得好好哟。
小:唉,打的时间太少——我爸爸管得不晓得有好紧。
老:怪不得。
小:喂,老板,这咋子没得人打游戏呢?
老:头几天都还多得很的人呢!那些学生娃儿说今朝是李老师的值周,要得网吧头来逮,就尽都不敢来啰。
小:(吃惊地回头)李老师?哪个李老师?我……我不打啰……(眼睛却又紧盯着电脑,手一刻不停,舍不得的样子)
老:城南中学的李老师,你怕啥子?你是城西小学的学生,他还管得倒你呀?没得事得!
小:(站起身来,继续打着游戏,看看门口,犹豫)……我……我不打了…… 
老:还没过斗瘾嘛,是不是?不要害怕,他一个老师敢咋子?敢打你呀?你看啷多娃儿进来,执法部门才有权利管,他老师?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他来?我门都不要他进!
小:(犹豫)我……我…… 
老:啷子——我得门口去跟你盯斗。要是老师朝网吧走过来啰,我就跟你报警,你就马上藏斗。要得不?
小:(坐下)要得。
老:(指斗屏幕)喂喂喂,那块石头后头有两个狙击手,你扔手雷去炸他。我得门口去跟你看斗。(走到门口,在椅子上坐下,作掀开门帘状,探头,急缩头,小声地喊)小娃儿,快点藏起来,鬼子进村啰。
小:我看斗啰,都被我打死了三个了。砰!哈哈!又糟了一个!
老:不是的,是李老师当真来啰。
小:(一下跳起来)男的还是女的?好多岁?
老:女的,三十七八。
小:(急了)糟了糟了,这哈涮得繁啰。(到处看,到处转,东蹲一下西藏一下。)
老:快点,要拢啰。  (小孩一下子钻进桌子底下,两只手抱着头,但屁股露在外面,直哆嗦) 
老:不要害怕,我掩护你。(很镇定地,作用鸡毛掸子打扫卫生状)
李:【上,大步向前走,边走边说】这几家网吧,整斗娃儿些书不好生点读……唉,一个那么优秀的学生……(到网吧门口,喊)黄老板—— 
老:哪——位?噢,李老师呀!今天又是到我网吧头来尽职尽责呀? 
李:不是,我是来家访的。 
老:算啰,李老师,真人面前何必说假话?家访?找学生娃儿吧?
李:既是家访,也是找学生娃儿。
老:对不起,家访请到家里,我这儿是店子。至于找学生娃儿嘛,你看,这儿巴斗纸飞飞 “未成年人,严禁入内!”。我是奉公守法的好商家,里头绝对没得学生娃儿得。你李老师虽然是成年人,但我这儿是只欢迎顾客,要找学生娃儿请出示“执法证”, 否则嘛——恕不奉陪。
李:我是来找——你家黄帝的。
老:绝对没得。啥子?找黄帝?就算找斗了,也是在我家里——店家店家,我是以店为家。何况,根本就没得人得。要有,你扇我两挞耳。(迎进店子,自己到电脑桌前椅子坐下,把椅子挪进去将小孩遮严点)看嘛,里头一个人花花都没得——哎,除了我们两个哈。
李:(跟进,四处看)我这进来了,是家访呢,还是店访呢?
老:哎呀老师,你是有文化的,何必跟我们两个咬文嚼字呢。也不要怪我心头不安逸。你们老师整斗我们网吧的生意斗没得。
李:再穷不能穷教育,再整不能整娃儿。老板,上次我给你说的把网吧趱远点,不晓得考虑的怎么样了?
老:趱?我这个网吧隔你们校门口二百零一米——我是用皮尺量过的哟——没违反啥子“学校周围200米内不准开网吧”的有关规定罗?整娃儿,哎哎哎,打游戏就是整娃儿哪?你看我家黄帝,人又聪明,学习成绩又好,游戏还打得倍儿棒…… 
李:我晓得。学生中间流传的话,“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指的是我们城里的学生四大游戏高手,“南帝”就是城南的你家——黄帝。
老:你看,这打游戏好好哟,眼光要犀利,手指拇要麻利,脑袋瓜子要伶俐,又学斗了知识,又锻炼了能力。我家黄帝打哈哈儿游戏,我都晓得。哈哈,我儿子也算有特长罗。
李:不光是名人,还有名言呢。他使劲给你网吧打广告,说:蜘蛛请蚊子去耍,蚊子起先都不去,后头蜘蛛说:我这干儿是上了网的哟。那蚊子就去了。他说,蚊子斗晓得上网,你看网吧的魅力大不大?
老:(笑)聪明……哈哈…… 
李:我晓得,你家黄帝聪明。
老:那是当然。
李:我晓得,你家黄帝以前成绩好。
老:那是当然。
李:我晓得,你家黄帝现在得逃课去打游戏了。
老:那是当然。哎哎哎,啥子?逃课去打游戏?这……是真的呀?
李:蒸的呀?还是煮的呢!他一下午课都没去上,不会是不好吧?
老:不好?头哈中午得我这打游戏都还精神昂昂的,他心头才不好!肯定悄悄地得别干去打游戏去了!老子只同意他打游戏,但尽敢搞去搞来课都不去上啦!老子不回去整死他!
李:你家黄帝半天半天地请假都几次了。同学些反映他就是去打游戏去了。现在,他的成绩已经是全年级第一百六十多名了——要晓得,以前他可是十多名的哟。
老:(恼怒地)老子马上去找他!看是哪个网吧老板敢让我黄帝进去打游戏,我不掀他的店子!
李:那……你呢? 
老:(尴尬了一下,走向台口,做关卷帘门的动作)管他的哟。先把他找回来再说。(小孩儿发觉要关门,急了,挪动身子,蹬着了椅子,发出声音)李:哪个?
老:没得人得,是……耗子,噢不,是猫…… 
李:是哪个?自己自觉点出来。不然…… (小孩儿哆嗦着退出来,背对着李老师站着)
老:李老师,这是…… 
李:哪个学校的?转过身来。(小孩儿哆嗦着转过身来,低着头)
李:你!(暴怒着,从桌子上拿起鸡毛掸子扬起欲打。小孩儿护着头,跑着躲避。)
老:(急阻止)喂喂喂!要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哟!小学生,又不是你们城南中学的,你管那么多干啥子?
李:你……(又举起鸡毛掸子,重重击在桌子上)我就要管!
老:喂,你要搞清楚,你是老师哟!当老师的,你竟然打学生!我要去投诉你!(抬腿往外走)
小:(急拉住老板)叔叔,不要!他……他就是我姑妈。
老:(转回身来)你姑妈?这……李老师,他……自己进来的。第一次来,真的是第一次。我……又认不倒……不然…… 
李:(瘫软地坐在椅子上,放下鸡毛掸子,很疲倦地摆着手)不说了。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小:姑妈…… 
李:小量,游戏只能是一种课余的娱乐,不能荒废了学习!(把小孩的红领巾从额头上解下来,端端正正地给他系好)姑妈相信你。走,我们回家。
老:哎——李老师……不好意思哟。我说话算话,来,你扇我两挞耳。
李:说这些干啥子?老板,你家黄帝—— 
老:我一定好好教育。你不扇,我自己扇。
李:黄老板,走,我们去找你家黄帝?
老:(大喜)那……咋子好意思呢?
李:娃儿更重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老板,希望你能把握好父亲和老板角色之间的尺度,合法、合情、合理地办好你的网吧。
老:(很尴尬)是是是…… 
李:你走城北的“一网打尽”网吧那几家;我们走城东的“自投罗网”网吧那几家。再打电话回去,让黄帝他妈他们去城西的“网中网网吧”那几家。关门,走!
老、小:(一齐)走!三人谢幕。切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