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品剧本 > 私设公堂(小品)

私设公堂(小品)

时间:2018-07-10    点击:
      人物:沈步青,男,三十多岁,穿着一身西服,上衣上别着一枚毛泽东像章。
      
      胡素,女,三十多岁,穿着打扮很时尚。
      
      季德栾,男,二十多岁,市民打扮。
      
      傅钦,男,三十多岁,蓬头乱发,鼻青脸肿,市民打扮。
      
      贾仁,男,三十多岁,市民打扮。
      
      贾义,男,三十多岁,市民打扮。
      
      警察甲乙丙丁,均男,三十多岁,穿着警服。
      
      道具:三张桌子,四个椅子,一个铁锤,一个菜板,一个小本,一支笔。
      
      场景:台上最靠里的地方摆着一张桌子,桌子内侧有两把椅子。桌子外侧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审判席”。台上靠近观众的地方左右各摆着一张桌子,桌子内侧各有一把椅子。此两桌子外侧各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分别写着“原告席”“被告席”。
      
      △沈步青与季德栾上台。季德栾拿着一个小本和一支笔,走到审判席处,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把纸笔放于桌上。
      
      沈步青(面向观众自语):我有一个梦想——我想当官,我想当法官。法官审判犯人,那可真威风啊。唉!事与愿违。几年前吧,我做犯人,挨法官审判了。判决书说我成立讨债公司,暴力索债,犯了非法拘谨(拘禁)罪。事儿是那回事儿,可罪名荒诞啊。——我这么放得开的人,哪拘谨了?看来,法官也是跟我一样,没文化啊。没文化,可真可怕!哎呀,我今天也过过开庭的瘾。哪怕过把瘾就死,也算实现我当年的梦想了。
      
      △沈步青说完,走到审判席,在另一把椅子上坐下。
      
      季德栾(一指沈步青的胸部):老大,你没带法徽啊。
      
      沈步青:上哪找去?拿个主席像章顶着吧。
      
      季德栾:老大,准备好了,开始吧。
      
      沈步青(拿起铁锤往菜板上一敲):把犯人带上来。
      
      △贾仁、贾义押着傅钦上台,胡素在后面跟着。贾仁、贾义把傅钦按到被告席上,然后分立左右,望着沈步青。胡素则立在一旁,也望着沈步青。
      
      贾仁:老大,人带来了。
      
      沈步青(点点头,手一桶季德栾):快,宣布法庭纪律。
      
      季德栾(立起来,清清嗓子):现在宣布法庭纪律。这个……(看向沈步青)有啥纪律?
      
      沈步青:这还不知道吗?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说串了吧?
      
      季德栾:没串。我们就是要一切行动听指挥。大家注意了——今天开庭,一切行动都得听老大指挥,谁要不听,我……我就拿锤子锤他。
      
      △季德栾说着,侧身拿起铁锤,往菜板上一敲,敲完坐下。
      
      胡素:沈老大,你们就让他把钱给我就行了呗,还开啥庭啊?你们开庭,不是私设公堂吗?有效力吗?
      
      沈步青:胡素啊,你不明白吗?我们讨债公司得问清了事儿再讨债。模拟着开庭问,有问题吗?效力?我们是为你效力呢。
      
      胡素(一摆手):行,行,你爱咋着咋着吧,我的钱能要回来就行。
      
      傅钦:我抗议!
      
      沈步青(一敲铁锤):嘟!抗议无效,开庭有理。现在开庭。(冲着傅钦喊)被告,被告。
      
      贾义(一推傅钦):老大叫你呢。
      
      傅钦:我不叫被告。
      
      沈步青:你就是被告,啰嗦啥?
      
      傅钦(摇摇头):我舅也不叫被告,我舅叫毕(读倍)高。
      
      沈步青(一指傅钦):你放肆!
      
      傅钦(一指沈步青):你放六!
      
      沈步青(嘿嘿一笑):还没审呢,就放溜,你想得美。说,你叫啥名?
      
      傅钦:我姓傅,名钦。
      
      沈步青:傅钦!
      
      傅钦:嗳!
      
      沈步青(一愣):你占我便宜!
      
      傅钦(摇头):没有。我就叫这个名,师傅的傅,钦差的钦。不信你看身份证。
      
      沈步青:不用看了。——你爸你妈平时也叫你傅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