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2017最新小品,最新小品,最新相声 > 小品频道 > 开心麻花小品全集 > 开心麻花小品全集 > >>小品今天的幸福

猜你喜欢

艾伦饰演邓小亮 沈腾饰演郝建 黄杨饰演邓小亮妻子
艾伦:(郝建躲在邓小亮的身后)大建!大建!你干啥啊,(回头发现郝建)我再踩着你!
沈腾:你媳妇哪?
艾伦:出去了(向窗外张望了一下)。
沈腾:我跟你说邓小亮你说你是不是彪,啊?你说你让我帮你演谁不好,偏得让我帮你演你儿子,就你出这 破招你媳妇能信?除非她也彪。
艾伦:我老婆肯定信(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沈腾:哎呀妈呀,你两口子真是比翼双彪啊。
艾伦:她不是得了产前综合征么,想起一出是一出,总说自己不幸福,那脾气大得,点火就着。
沈腾:那不点火她自燃不?
艾伦:郝建!
沈腾:哎!别管我叫郝建啊,你要么就管我叫小郝,要么管我叫大建,就别连着叫,好贱好贱的多暴露我性格啊!不行!我真帮不了你,我走了。(说到这几向门外走)
艾伦:(伸出胳膊来用手指着将要走出门外的郝建)哎!不你走!(郝建回过头来)我现在就给你媳妇打电话,说你天天往洗浴中心跑,完了还不洗澡。
沈腾:(争辩道)我那不是又找了个给人搓澡的工作嘛!我不给人搓澡去我媳妇吃啥!
艾伦:哎~(用手捂住脸)我真不敢想象你媳妇吃得是啥!郝建!你就看着咱哥俩是一起玩到大得份上帮帮我吧啊。(从口袋里掏出一打钱来)
沈腾:你这是啥意思?啊?拿着两百块钱侮辱我呐?我差你那俩钱?(从口袋里也掏出一打钱来放在邓小亮的钱上)我这也是刚发的工资啊,你这是有意在疏远我们哥们之间的关系,(从邓小亮手上拿过全部的钱收了起来)没你这么办事的。
艾伦:恩?呵呵!(用手拍了两下郝建)
黄杨: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艾伦:回来了!身份证?
沈腾:在呢(亮出了身份证又放了回去)!
艾伦:按原计划进行!藏冰箱里!
沈腾:藏冰箱!我把钱还给你!(边说边向里屋跑)
黄杨:别让我再看见你(边吵边向屋外回头)!
艾伦:怎么了媳妇?跟人吵架啦?
黄杨:没有!
艾伦:啊。
黄杨:跟狗!
艾伦:(惊讶)跟狗都能吵啊?
黄杨:我跟孩子聊天哪,我说宝宝,妈妈怀你可辛苦了,长大了千万别把妈妈忘了。它冲着我汪汪汪!
艾伦:你没咬它吧?
黄杨:它没咬我我能先咬他么?那我不不占理了!
艾伦:大气!(伸出大拇指)以德服狗!
黄杨:老公。(邓小亮的妻子坐在沙发上,邓小亮为其按摩腿)
艾伦:啊?
黄杨:你说万一有一天我俩走了,孩子一个人在世上多孤独啊!
艾伦:(停止按摩,安慰妻子)别哭别哭,不行咱俩走的时候,把孩子也带上。
黄杨:(推开邓小亮)你缺心眼吧!啊!(起身)你看人夸别人老公!都说你老公真有本事,你老公真有前途,你老公真有才华,夸我呢,你老公真高!
艾伦:(很得意)对着呢呀!
黄杨:你把围裙给我摘喽,(邓小亮上面的围裙摘了,放在了沙发上)哪有大老爷们成天围着锅台转的啊。
艾伦:(扯了一下下面的围裙)围一个有点短。
黄杨:你收拾东西回娘家吧。
艾伦:啊?老婆?
黄杨&艾伦:我……(就在此时电话铃声响起)
艾伦:一听就是找我的。(坐在沙发上接通了电话,其妻子也坐在了沙发上非常哀伤)喂!
沈腾:喂?是爸爸吗?
艾伦:谁啊,这么客气?(妻子也表现的非常疑惑)
沈腾:我是你们未来的孩子呀,我要从2042年穿越时空过来看你们二老啊。
黄杨:(生气,拿起了电话话筒,对着电话话筒吵道)骗子!你要是这么诈骗能把自己饿死。(艾伦也装作觉得很可笑)
沈腾:(捅开电视柜上的电视道具的屏幕,露出脑袋)爸!
艾伦:(扑通一声朝着郝建跪下装作乞求道)别!祖宗!除了我媳妇,家里有什么值钱的你都可以拿走!
黄杨:(僵住,一直作打电话的姿势)尤其是电视你不拿走以后我也不敢看啦!
沈腾:(从电视道具的屏幕穿了出来)这就是我三十年前的家吗?好温馨啊!
黄杨:啊(晕倒在沙发上)!
艾伦:啊!(摇一摇妻子)老婆!老婆!(跑到郝建身旁质问郝建)我不是让你藏冰箱里吗!
沈腾:藏冰箱,我不是感冒了吗?
艾伦:(着急)那你也不能从电视出来啊,你看你给我老婆吓得。(又跑到妻子身边,摇了摇昏厥的妻子)
沈腾:从电视里出来不是显得更有穿越感吗?
艾伦:(很不高兴,边说边向郝建面前走)你在这装四阿哥呐?
沈腾:那皇阿玛藏冰箱里他也冷啊!
艾伦:我电视怎么回事?
沈腾:假的,上午踩点的时候我就给你换好了。
黄杨:(醒来)老公!
艾伦:老婆(边说边向其妻子身边跑去,妻子从沙发上起来)。
沈腾:(跪在邓小亮的妻子面前)妈妈!别怕!我是您肚子里的孩子呀。
黄杨:(也跪在郝建的面前)我信啦!(用手指向电视道具)你先穿回去吧。
沈腾:(趴在邓小亮的妻子面前)别呀妈妈!我好不容易穿过来的。
艾伦:(妻子再次昏厥,邓小亮招着妻子,用手臂托着妻子的后背,郝建此时又跪了起来)老婆!听他说完再晕。(又醒了过来,坐在沙发上,用双手紧紧攥住邓小亮的衣服,用上牙抵住下嘴唇)
沈腾:妈妈!(头转向观众那边)三十年了,我一直在找寻生命的起点,我此行的目的,就是要看看是怎样一位伟大的女性,(把头转向邓小亮的妻子)能把我孕育出来。
黄杨:(有些惊恐地说道)意外孕育!
艾伦:哎~那个,你说你是我儿子,你叫什么呀?
沈腾:爸你现在就起(起身),你起什么我叫什么。
艾伦:眼珠子!
沈腾:爸!(责怪道)三思啊,你每一个草率的决定都关系到我的未来呀,给我起个人名吧!
艾伦:就眼珠子(伸出手臂用手指着郝建)!
沈腾:妈,我身份证!(把身份证递给邓小亮的妻子,邓小亮把手臂收回来)
黄杨:(看着身份证,瞪大了眼睛一字一字认真念起来,邓小亮也在看身份证)邓—眼—珠—子!
艾伦:(惊讶的张大了嘴,然后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松开手说)是我儿子!没跑(用手拍了一下妻子的肚子)
沈腾:啊!(装作很痛苦的样子,用手捂住肚子,邓小亮的妻子也拍了一下自己的肚子,郝建又捂住了脸)啊!妈妈!(回过头,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口红)别打了,咱娘俩真是(用口红在左边的嘴角画了一道,看起来像是嘴角冒血)……骨—肉—相—连呐!
黄杨:(邓小亮在妻子的身后高兴地伸出大拇指)邓小亮(回过头看邓小亮,邓小亮马上恢复原样,妻子吵道),你太过分了!
艾伦:老婆,(以为是老婆识破了骗局,抓住老婆的胳膊,想要解释)你听我给你解释!
黄杨:(用手指着邓小亮)你就这么一个个高的优点(打了一下邓小亮,邓小亮躲开)你都不传给儿子!
艾伦:怪我!(用手捂住脸)
黄杨:宝宝!
沈腾:妈妈(嗲声嗲气,邓小亮感觉身上像起了鸡皮疙瘩)!
黄杨:(难过)妈妈一直在想象,你会长成什么样?妈妈高估你了(边说边抚摸着郝建的脸颊)。
沈腾:哎……,妈妈抱!(郝建与邓小亮的妻子抱在一起)
艾伦:哎哎哎哎,分开(推开郝建和妻子),你再把小时候的你挤坏了(指了指妻子的肚子)。
沈腾:我不的(说着又与邓小亮的妻子抱在一起),我就要妈妈这样抱着我,永远不分开。
艾伦:分开!(用手揪着郝建的头发拽开了郝建)
黄杨:你分开!(用手揪着邓小亮的头发拽开了邓小亮)宝宝,快跟妈妈说说咱们家未来是什么样的啊?
沈腾:未来的我爸啊,可厉害了,是个大企业家啊!
黄杨:真的啊(有些惊讶)?
沈腾:他都登上了美国的服不服排行榜。
艾伦:福布斯!
沈腾:是……福布斯后来也登上来了,那他哪能登的过我爸呀?我爸那人高马大的“咣”一脚又给他蹬下去了!
黄杨:老公,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艾伦:哎。我一再强调,失信于女人何以取天下(用手拽了三下衣领)!
黄杨:儿子,那你现在是干什么工作的啊?
沈腾:(僵住,沉默了一会)啊?(又回头看着邓小亮,小声说道)爸,之前也没商量过呀(抹了抹脸)?
艾伦:(有些尴尬,小声说道)商量啥啊,就随便说呗,反正你妈也不知道。
沈腾:我是搓……(郝建刚想要说完,只见邓小亮推了一下郝建)泥儿……(邓小亮推了一下郝建)灰儿……(邓小亮又推了一下郝建)把灰聚一堆……(邓小亮再次推了一下郝建)我我我是搞我是搞人体表皮研究的。
黄杨:(拍了一下手,恍然大悟)哎哟(用手指了指邓小亮),搞医学的!
沈腾:人体表皮污垢学!
黄杨:哎哟,妈白给你听那么多胎教音乐了(有些失望)!
沈腾:没白听啊,我每次给人除完污垢都给他打段架子鼓啊!(说着,就模仿起在澡堂给人拍背的动作,然后指了指面前)行了大哥,看一眼手牌(邓小亮把郝建推倒到地上,郝建抬起头)!那个,首……牌,我在乐队里是首席,头牌。
艾伦:哈哈哈哈!(郝建坐回到沙发上)
黄杨:哎呀妈呀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他是搓澡的呢!哈哈哈!
艾伦:我儿子文武双全,随我(很得意)!
黄杨:老公你真棒!
沈腾:他棒主要是因为身边有个好哥们啊(也很得意)!
黄杨:好哥们太重要了,你爸现在大气没成,就是被好哥们拖累的。尤其是那个郝建。
沈腾:(很诧异)谁?
黄杨:郝建呐!
沈腾:(从沙发上起来)郝建......叔叔不是我爸最好的哥们吗(有些疑惑)?
黄杨:哎……
艾伦:老婆,我不许你挑拨我和哥们之间的感情啊!
黄杨:不是你亲口说的吗(很迷惑)?说看见郝建就想吐,(郝建此时表情有些愤怒,用手捂住胸口)还说郝建长的像个人,但从来不干人事,你爸还说……
艾伦:老婆(打断妻子的话,郝建坐在沙发上,继续用手捂住胸口)!
黄杨:说……
艾伦:去,冰箱里不还剩半根黄瓜么。
黄杨:嗯。
艾伦:给孩子炒四个菜。
黄杨:哦(走进厨房)。
沈腾:你家招待客人挺铺张啊!
艾伦:来赶紧的!搭把手(郝建与邓小亮两人把假的电视道具搬走藏起来,把真正的电视机搬回了电视柜上,遥控器不小心碰掉,郝建又拾起来放回到电视柜上)!大功告成!赶紧走吧。
沈腾:(很生气)等会,刚才说我什么来着?说我长的像个人但从来不干人事,我问你!我怎么就长的像个人了?啊不(低下头用手捂住脸,想了想又把头抬起来),你凭什么说我张的像个人(指一下邓小亮,低下头又用手捂住脸)?被你气蒙了!
艾伦:哄我媳妇话你也往心里去啊?(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元)来,给你一百块钱,精神损失费!
沈腾:哪个精神病是用一百块钱看好的?
艾伦:不你有完没完了你?你赶紧走(想要把郝建推出去,结果不小心推倒了郝建)!
沈腾:哎呀!你给我推一个大跟头!(向厨房那喊道)妈!妈妈!
艾伦:哎哎哎!你这是要干什么呀你!啊?你别……(很着急)
黄杨:(从厨房里走出来,手上拿着一瓶白酒)怎么了?(很惊异,快步走到郝建旁边问道)怎么啦宝宝?哎呀,这这这,这怎……
艾伦:儿子,干什么呐?地上多凉啊!快起来来(装作无辜,非常疑惑,用手把郝建扶起)!
沈腾:爸!(抱住邓小亮)我这次过来,(很悲伤,痛哭)就是想再多看你一眼呐(用手拍了邓小亮三下)1
黄杨:你爸他怎么啦(很惊异)?
沈腾:未来的我爸,(从邓小亮手上夺过一百元钱,看了一眼一百元钱说道)就是为了这个,累出了心脏病(把钱塞进口 袋,邓小亮看着郝建把钱塞进口袋,郝建则看着对邓小亮的妻子说道)。那心脏,一顿搭桥啊(挥了一下手)!拍完片子医生一看都惊了(装作拿着片子的样子,和 邓小亮和他的妻子看着并不存在的片子并说道),这不著名的西直门立交桥吗?
黄杨:啊(很诧异,用手捂住嘴)!
沈腾:(郝建从沙发上拿起邓小亮的围裙,邓小亮想要拦住郝建)别拦我!妈,医院悠长的走廊里,每天半夜都飘荡着你的 回声,(看了一眼邓小亮的围裙)你就拿着我爸这围裙,一直就在那抖搂啊,老公哎,老公哎,公哎,公公哎!你把眼睛睁开,睁开,睁开,开,开开哎!(边说边 抖搂了几下邓小亮的围裙)
艾伦:你……(走到郝建旁边用手指了几下郝建)
黄杨:老公(走到妻子旁边,拍了几下妻子的后背安慰妻子),(很悲伤带着哭腔说道)你用健康给我换来的幸福我享受不起,我还是喜欢现在的你(脸趴在邓小亮的胸口上哭了起来)!
艾伦:哎?嘿嘿嘿嘿嘿(很高兴)!
沈腾:这阴差阳错的还给你俩整圆满了,那行了,我走了(说着就要向外走,邓小亮的妻子也站了起来)!
艾伦:等会(大声叫喊,郝建站住,回头看着邓小亮)!(手插了口袋里,阴狠的说)这你—看你妈你能空手来啊?
沈腾:(有些结巴,有些着急)你……是知道的,我这……来也匆匆啊。
艾伦:那你不能去也匆匆啊?你忘啦?你说你带了放兜里了(用手指一下郝建裤子左边的口袋)。
沈腾:(从左边的口袋里掏出一百元钱)我这兜里是我的精神损失费呀!
艾伦:那个兜(指了指郝建裤子右边的口袋)!
沈腾:(从右边的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工资钱和邓小亮给的钱)这个兜是我自己的工资钱呐!(用拿着钱的手指着邓小亮的妻子)再说我给我妈我妈也不能要啊!
黄杨:儿子孝敬的妈必须拿着(边说边从郝建的手上拿过钱来)。
沈腾:(很着急)妈……你……
艾伦:行啦,儿子,这回回去吧!(甩了甩手,示意郝建离开)
沈腾:(很生气,瞪大了眼睛看着邓小亮说道)谁呀?我呀?我就我就这么我就回去了啊(用双手把左右口袋翻出来)!啊?爸?
黄杨:(盯着钱,邓小亮很高兴)儿子啊,你来看妈妈,(把郝建拉到电视柜旁边,郝建与邓小亮一直在对视)还给妈妈 钱,妈妈不拿也不好(邓小亮的妻子把郝建拉到邓小亮旁边,松开手。郝建用手打邓小亮,邓小亮则一会用胳膊挡着,一会儿又作想要打郝建的样子),来儿子!穿 回去吧!
沈腾:(与邓小亮盯着电视机,找借口躲避“穿越”)不是,妈你,(看一眼手表)这上下班时间穿回去多堵啊!
黄杨:你该回去照顾你爸了。(把郝建的钱塞进孕妇服的口袋里)
沈腾:你需要照顾吗(郝建回头看着邓小亮),爸(下嘴唇向电视机的方向撇了一下)?
艾伦:啊……(也在给郝建找借口躲避“穿越)要……要不让他看看他姥去吧,顺他姥那电视机就直接穿回去了(边说边搂住郝建,与郝建向门外走去)。
黄杨:不行,(边说边快步跑到郝建身边,抓住郝建的胳膊)他姥家没电视!
艾伦:啊……(恍然大悟)那完了!(一屁股蹲在沙发上,回过头用手捂住脸)
沈腾:(看着邓小亮说道)不是你就这么把我放弃了啊?
黄杨:儿子啊,(走到电视柜旁边,用手拿起电视遥控器,朝着郝建问)你是从哪个台穿来的呀?地方台还是中央台?
沈腾:啊?爸!(看着邓小亮)你挑个台呗!
艾伦:(无奈的说道)穿吧!
沈腾:(很惊恐)生穿呐?
艾伦:没招啊(很无奈)!
沈腾:你那意思就让我跟你家电视同归于尽呗?
艾伦:你先穿!穿完我再想办法!
沈腾:那你还想啥办法啊,我穿完给我抬出去不就完了吗?
黄杨:哎呀,对了!儿子啊(跑到桌子那里,把刚才从厨房里拿出来的酒送给了郝建),这酒啊,带路上喝!
沈腾:我还带啥路上喝啊,我就现在喝吧,省着一会穿的时候疼啊(把酒瓶盖拧开,仰起头喝了几口酒)!
黄杨:儿子啊,(郝建把瓶盖拧在酒瓶子上,把酒瓶放回桌子上)你这次来,让妈彻底明白了:其实幸福很简单(看一眼郝建)。(又看了一眼邓小亮)别老想着自己没啥,(攥紧双手,再回头看看郝建)要多想想自己有啥!
沈腾:(想把钱要回来)妈你要是真想明白了,你就想想你儿子来时候兜里有啥?(拍一下裤子的口袋,又伸出两只手)现在啥没了?
艾伦:(用一只手推开郝建)你俩说的两码事啊!
黄杨:儿子,穿吧!(向郝建挥挥手,邓小亮也低下头,甩了甩手)
沈腾:(愁眉苦脸,回头看一眼电视机,朝着邓小亮的妻子说道)我来时候也没人告诉我还得往返啊!(跪在邓小亮的妻子身边,双手抱住邓小亮的妻子的腿,悲伤地说道)妈~我舍不得你!
黄杨:(抽泣)妈也舍不得你!
沈腾:(悲伤地说)我也舍不得自己啊!
艾伦:(悲伤地说)我也舍不得电视啊!
黄杨:老公你要真舍不得就陪儿子一块穿吧!
艾伦:好!(点点头)嗯?(反应过来,很奇怪)
黄杨:儿子,带上你爸一块穿,(把邓小亮推倒郝建身边)让妈开开眼!
沈腾:你是开眼啦(看一眼电视机),我俩这是开瓢去了(看一眼邓小亮的妻子)!爸!
艾伦:嗯(看着郝建)?
沈腾:(用手指着电视机)长辈先穿!
艾伦:(邓小亮的妻子甩一下手,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拍了拍沙发,翘起二郎腿,撅一下嘴,脸上的悲伤表情也没有了!)还穿啥呀(很不好意思)?看你妈那样是穿帮啦(与郝建羞愧的低下了头,邓小亮用手还捂住了脸)!
黄杨:演戏嘛,不得有始有终啊?对吧?郝建!
沈腾:妈妈(嗲声嗲气)!
艾伦:郝建(把左手放在郝建肩膀,过了一会儿又把手拿了下来,朝着妻子承认错误)!老婆,我错了,我不该骗你(低下了头)!
黄杨:我是得了产前综合征,但是我又不傻,(有些悲伤)我分得清什么是骗,什么是爱!
艾伦:老婆!(走到妻子面前,与妻子抱在一起)
黄杨:老公!
沈腾:啊哼哼哼啊啊啊(一屁股蹲在沙发上,把手臂放在沙发沿上,把脸埋在手臂里失声痛哭,邓小亮与其妻子看了一眼郝建,对视了一下,又拥抱了起来,郝建从沙发上起身,走到邓小亮和其妻子面前)!要不?(邓小亮擦擦妻子脸上的泪,两人看着郝建)我请你俩搓个澡去吧?
黄杨:呵呵,郝建,我也要谢谢你(把郝建的钱从孕妇服的口袋里拿出来,郝建刚要接钱),这个钱我还……呃!呃~(邓小亮的妻子突然觉得很不舒服)
艾伦:哎!老婆怎么啦?
沈腾:要生啦!
艾伦:怎么办啊!
沈腾:送医院(挥一下手)。
艾伦:嗯(抱起妻子向门外跑)!
黄杨:郝建,呃~这钱,(伸出拿着钱的手想要给郝建)呃钱,钱……
沈腾:钱啥钱啊,就当给孩子随礼啦!(下场)

其他网友都在看的最新热门小品:

[field: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