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光棍抢刘寡妇搞笑小品剧本《表白》-小品大全
首页 > 搞笑小品剧本>2个光棍抢刘寡妇搞笑小品剧本《表白》


主要人物:老王是一个农村光棍,拥有农民的朴实性格,并不好豪放,还有些腼腆,和刘寡妇从小就认识,趁着过年,想找机会跟刘寡妇表白。

赵小四也是一个农村光棍,爱耍滑,耍小聪明,时常会说反一两个词,也喜欢刘寡妇。

刘寡妇是一个善良朴素的农村寡妇,有一个女儿在城里工作。

小品梗概:过年了,本村的老王是一个光棍,喜欢上了本村的刘寡妇,老王想给刘寡妇送点礼,并借此暗送秋波,本村的另一个光棍赵小四,也喜欢上了刘寡妇,打算在今天向刘寡妇表白。老王进了刘寡妇的屋里,紧张的老王不知道怎么开口,正要鼓起勇气表白时,赵小四赶来了,刘寡妇为了避嫌,让老王藏了起来,赵小四的目的和老王一样,赵小四说起了老王的坏话,暗处的老王不能忍受,便出来和赵小四争执了起来,刘寡妇劝住了他们,告诉他们,女儿要接她到城里去住了。

小品《表白》的布景:主要突出门口与屋内的场景。门口要一个树墩之类的道具,是用来坐的。屋内需有炕头,炕头上需要一个小桌子。时间白天。服装是农民装扮。地点农村。

剧本

场景1(门口)(树墩要离门口近点)

老王,上。(老王手里拿着一些礼物,在门口停下,来回地徘徊,想进去又不好意思进,脸上露着开心的笑。)

刘寡妇,上。(刘寡妇从屋内的里屋出来,走到门口,老王低着头在门口来回地徘徊,和刚走出来的刘寡妇差点撞在一起,两人都被吓了一跳。)

老王(惊):啊呀妈。

刘寡妇:王大哥,你在我门口转悠啥呢?吓我一跳啊。

老王(紧张,假装抬头看了看周围,想找个话题,又抬头看天,咳嗽了一下):咳,今儿天气不错,我出来晒晒太阳。

刘寡妇(抬头看天,笑):今儿这不阴天吗?

老王:啊?!天气预报说明天就晴了。(语气就像是在告诉别人天气怎么样?)

刘寡妇(客气):王大哥,进来坐呗。

老王(紧张,想进不好意思进,犹豫):我...不了。(其实是想进的,但紧张却说错了话)

刘寡妇:走啊?(客气话)

老王(又不想走,看见门口的树桩,坐下来):我...坐门口歇会。

刘寡妇(笑):你坐我门口那像啥话啊,进屋坐呗。

老王(低头,做出忸怩状,不好意思地嘿嘿笑)

刘寡妇:今天咋像变了个人似的。

(刘寡妇说完面向观众,老王从她身后,一溜烟地跑进了院里,动作要滑稽点,刘寡妇转回身有些意外,发出一声:人呢?)

场景2,屋内。

老王(进了屋,四处看了看):娟,你这屋挺暖和啊。

刘寡妇:你咋又叫我小名呢,都几十年没人叫了,听着怪别扭呢。

老王(不好意思地笑):好听呗。

刘寡妇(低着头笑)(抬头看老王还站在):你坐啊,老站着干啥?

老王(把礼物放在坑头的桌上):我能坐坑头吗?

刘寡妇:你就坐呗。

老王(坐在炕上,感到满足):哎呀妈,这感觉,就为我留的。

刘寡妇:来就来呗,你还给我带啥礼物?

老王(大方地挥了下手):这不算啥,都小意思,(停顿了一下,傻笑,双手被两腿夹着,扭扭捏捏)嘿,主要是大意思我还没说呢?

刘寡妇(不解):王大哥,你有啥大意思啊?

老王:别叫我大哥。

刘寡妇:那叫—大爷。

老王(笑):再叫就该入土了(不确定这句用没用过),叫我老王呗。

王寡妇(有点不好意思,低头笑):你这人真有意思。

两人陷入了短暂的尴尬沉默。(3秒)

老王(咳嗽了一声):娟,你听说过干柴没?

王寡妇:啥干柴?

老王:就是柴禾。

王寡妇:噢,现在家都用气了,好几年不使柴禾了,那家伙可污染环境了。

老王:我不是说你烧,我...我说...你像干柴。(笑)

王寡妇(不高兴):我有那么老嘛。

老王(连忙解释):不是,我的意思是比如你是干柴,我就是那啥,(想不起来,抓头)我是,是木炭,不,我是打火机,不,我是..那叫啥来着?咋给忘了。

王寡妇:是炸弹不?

老王(笑):什么炸弹啊,我要是炸弹,你就是导火索。

刘寡妇:老王,你到底啥意思啊?你是不是犯事了?

老王:我能犯啥事啊?这不是你...我....那啥呗。

刘寡妇:噢,啥意思?(语气像那种“噢—不知道”)

老王:你没明白,还噢啥,(做势捋起袖子,手掏进怀里):看来今天不动真格不行啊。

刘寡妇(慌张):干啥你啊,老王别动(手指着老王)你想犯事是不?

老王(停止动作,吃惊):我想犯啥事啊?

刘寡妇:你心里清楚,你拿啥呢?

老王(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笑):你看把你吓的,你以为是炸弹啊。

刘寡妇:啥啊这是?(从老王的手里抢了过来)

老王(笑,想阻止):你别看,我给你念。

刘寡妇:得了吧,就你那水平,(看着纸念)寡妇与光棍不得不说的秘密,你这是啥啊?

老王:嘿嘿,那是标题,你往下看。

刘寡妇(看了一眼,扔给老王,害羞):啥玩意啊,我不看了。

场景3(门口)

赵小四,上。

赵小四手里拿着礼物(在门口,有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小声喊):家有人吗?

场景4(屋内)

刘寡妇(站起来):哎呀,是赵小四,让他看见了不好吧,要不老王你先躲躲。

老王:我跟你说娟,我这辈子还没怕过谁,(语气急转)要不我先去你里屋躲躲。

场景5(院内) (刘寡妇走出来,招呼在门口的赵小四进屋坐)

刘寡妇(走出来):呀,是赵大哥啊,进屋坐呗。

场景6(屋内)

赵小四(走进屋,四处看了看):呵,我还以为有客人呢,我在门口叫了老半天,给妹子,过年了。

刘寡妇(接过礼物放在坑头的桌上):你客气啥啊,来就来呗,还带啥礼物,快坐吧,别站着了。

赵小四:嗯,(坐在了坑头上,刚才老王的位置)呀,还挺热乎啊。

刘寡妇:赵大哥你...

赵小四:别叫我大哥,听着生分,叫我小四呗。

刘寡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赵小四(咳嗽了一下,用手拢了一下发型):妹子,一个人过年挺冷清的吧。

刘寡妇:习惯了。

赵小四(低着头,小声):其实我也是一个人过年,(停顿了一下)还没习惯(笑)

刘寡妇低头笑,不说话。

赵小四(抬头看见桌上老王送来的礼物):妹子,咋还有人给你送礼啊?

刘寡妇(不好意思):啊?!嗯。

赵小四(着急):妹子,你可别上当啊,这年头给你送礼的人,那指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你说谁给你送的,(站起来,做势要动手)我找他去,欺负人是不?

刘寡妇:你快坐下,别大惊小怪的,是老王送的。

赵小四:啥,老王?!小样,抢先一步啊,还学会笨鸟先飞了,那我就给他来个愤怒的小鸡。

刘寡妇:小四你啥意思啊?

赵小四:妹啊,老王这人,我跟你说实话吧,坏透了,以我多年对他坏心眼的了解,他给你送礼,准没安好心,还是把这东西扔了吧,说不定这东西跟他人品一样,都是假冒伪劣。

刘寡妇:老王,不是那样的人。

赵小四:妹啊,我跟你说,你可不能光看表面啊,你不要以为他们都跟我似的都写在脸上了,老王这人平日看着挺老实,其实属于蔫坏,他啥事干不出来,他借刀杀...杀牛,还借蛋献村长,那事多了去了,我都不想说。

刘寡妇:怎么还借刀杀牛呢?

赵小四:是这样的,老王家里养了头牛,去年快过年的时候,老王来我家借刀说杀牛,他家的牛跟他一样倔,不好杀,四五个人按不住,老王借了我家祖传两米多长的宝刀,扛着去杀牛...(比划出刀长的动作和做出扛刀的动作)

刘寡妇(插话):啥刀啊?还两米多长。

赵小四:青龙偃月刀呗,就关老爷用的那种刀。

刘寡妇:哦,那牛杀了吗?

赵小四:四五个人把牛逼到一个角落[旮旯],牛一看老王扛着刀来了,没法了,(做一个摊手的动作)疯了。

刘寡妇(惊问):牛疯了?

赵小四:可不咋的,那时我去看我家宝刀用好了没,刚到老王家门口,就被牛给撞了,完事了,我跟老王谈赔偿的事,老王还非说是我勾引他牛的。

刘寡妇:勾引?

赵小四:不是,是那啥,引逗。

刘寡妇:你咋引逗他牛了?

赵小四:他非说是因为我穿了红秋衣,(赵小四掀起衣服,让观众看到里面的红秋衣)我就纳闷了,你说牛疯了,老王也疯了吗?

刘寡妇(笑):那最后咋样了?

赵小四:最后牛宰了,他把牛尾巴送给我,让我当个留念,我都替牛可惜,牛死在他手里,都白瞎了这头牛了。

刘寡妇:老王让你留念啥啊?

赵小四:留念勾引他的牛呗。

刘寡妇:那借蛋献村长是咋回事啊?

赵小四:说起这事,我都替他脸红,前些日子老王借我鸡蛋,说去孵小鸡,等小鸡出来,说要给我三小鸡,我是等啊盼啊,都三个月了,小鸡就是不出来,我实在憋不住了,找老王去了,可老王说,还让我回去再等几个月,后来我才知道,村长添了一个孙子,他拿着鸡蛋给人送礼去了,现在我见了老王,我还跟他要我鸡呢,哪怕十月怀胎,我也等。

老王,上。(老王从里屋冲出来,站在赵小四的身后)

赵小四(回头,被吓了一跳,从炕头上掉了下来):哎呀妈,你从哪冒出来的?

老王(做势,捋起袖子):小样,今天我要是不出现,你还不得上天了。

赵小四(站到另一边,做出打拳击的样子):咋?我鸡呢?

老王:你咋不说,你给的鸡蛋能孵出鸡吗?

赵小四:那是你鸡的问题,跟我鸡蛋一点关系都没有。

老王:小样,今天我不跟你练练,我看你今后也能孵出鸡来。

赵小四(不停地比划):咋,我还怕你,知道赵龙子是我谁吗?

老王:什么?

刘寡妇(对赵小四说):是赵子龙。

赵小四:知道赵子龙和我啥关系吗?

老王:你大爷。

(赵小四追着老王转了一圈,停了下来。)

老王(脱下鞋,拿在手里):你今天要是能请他来,我就服了你。

赵小四:我跟你说,跟我动过手的人,都没有健全过。

(老王拿着鞋向赵小四冲过去,赵小四急忙躲在刘寡妇的身后,吓的大喊了一声哎呀妈。)

刘寡妇:咋还变辈了?

刘寡妇(制止了老王):算了算了,大家都乡亲,和气点呗。

老王:跟他这种人还谈和气,不被气死就不错了。(穿上鞋)

赵小四:我鸡呢?

老王(追着赵小四转了一圈):小样,今天我就能让你和我牛团聚去,信不?

赵小四:我告诉你老王,我这种人就属于大晚器成的。

刘寡妇:啥?是大器晚成吧。

老王:哎呀,这可真够晚的,我看你变不成碗了,倒是能用个盒。

赵小四:你啥意思啊?有本事你说明白点。

老王:这你都不明白,我还有啥好说的,再说下去,你智商就欠费了。

赵小四:好啊你老王,今天我就把你事给抖出来,妹啊,今天老王来,肯定对你谋图不轨。

老王:哎呀妈,听你说话我都累,咱没那文化,就别整那文词,丢人不?那叫图谋不轨。

赵小四:妹啊,你看他承认了。

老王:咋,你还以为你是好人啊,回家照照镜子。

刘寡妇(挡在他们中间):好了,你们别挣了,其实你们的心意我都明白,今年女儿要接我去城里住了,我谢谢你们这些年对我的照顾。

(音乐起)

两人犹豫了一下。

赵小四:妹啊,那啥,你记得把那些博啊扣啊,都给我,今后咱们就能在联互网(互联网)上见面了。

老王:娟啊,我也没啥好说的了,这封信你拿着吧,写了十几天,这全是我自己编的。(把信交给了刘寡妇)

(刘寡妇点了点头)

老王:娟,那我先回啊。

赵小四:妹啊,我也回啊。

刘寡妇:你们慢点啊。

场景7(门口)

赵小四和老王来到门口,相互打量对方。

老王:小样。

赵小四:我鸡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