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品剧本 > 搞笑小品剧本 > 趣写大龄男女相亲的搞笑小品剧本《都是相亲惹的祸》

趣写大龄男女相亲的搞笑小品剧本《都是相亲惹的祸》

时间:2018-09-06    点击:

    趣写大龄男女相亲的搞笑小品剧本《都是相亲惹的祸》
    大龄男女的终身大事,成了一个娱乐性的话题,大家都在关注他们,并以他们的事迹,写了一些小品,下面就请大家欣赏一下!

    场景:户外公园。
    道具:玫瑰。放大镜。
    出场人物:陆小姐。马努财。邓清玫。周蒋茂。

    出场——
    陆小姐在某公园等人。
    这时,马努财出场。
    马努财:请问,你就是陆小姐吧?你好,陆小姐!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陆小姐:你就是马先生?没什么,是我来早了。请问,先生你叫什么名字啊?
    马努财:我姓马,叫努财。
    陆小姐没听清楚:什么,奴才?不会是太监吧?那先生,你是哪一国的人?
    马努财不知所措道:我是……是芒果的人。我今天是……吃过不少芒果才来的。请问陆小姐,你今年多大了?看起来,很年轻啊。
    陆小姐:我芳龄三八。
    马努财:三八妇女节啊?38岁啊?那个介绍人不是说你今年24岁吗?我今年才28岁啊,我不是小白菜又不是没了娘,怎么给介绍一个妈啊?
    陆小姐生气的语气:谁是你妈啊?刚才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还说呢那个介绍人怎么给我介绍一个爸啊?难道你的语文课平时都在打瞌睡吗?要不就是,给上课的时候偷偷给女生传条子,是不是上面写着“我的蜜儿,请接受我的爱!”……
    马努财甜蜜回忆道:可不是嘛,想当时刚刚写完后还未来得及传给女同学,到最后被老师给发现没收了,打电话把我爸找来,对着我爸说有其父必有其子,我那老师还当面斥责我爸说让他赶快金盆洗手吧,不要再玩弄女同志了。陆小姐,我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啊,所以希望你千万不要见怪,已经过去了,都是小时候的事了。
    陆小姐察觉到:大热天的,你怎么还戴上帽子啊?
    马努财:对不起,那是……假发!
    陆小姐:秃驴啊?!你该不到是从少林寺偷跑出来是为了偷腥的吧?
    马努财:什么偷腥的?吃腥还需要偷吗?我都相了一百零一次的亲了,不过一次没有成功,应该正确地说,我是来吃素的!我又不是黄鼠狼,你又不是鸡!还没有到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时候呢,对不起,好像扯远了!
    陆小姐:说什么呢?谁是鸡啊,你才是鸡!不对,你才是鸭!如果你非要说你是吃素的,我看干脆出家做和尚得了,干吗跑出来这么吓人?这又是什么?(指马努财口里的假牙)马先生,你是不是有未老先衰症啊?
    马努财:对不起!这是我的假牙,不管吃什么东西全靠它了。
    陆小姐看见马先生隐形眼镜掉在了地上,于是捡起来说:这又是什么?这个眼镜,也是你的吗?不管看什么东西也全靠它了吗?
    马努财:哎哟,陆小姐,你真的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看来,我还是真找对人了,我下辈子的幸福生活全靠你了。
    陆小姐:是吗?
    马努财:那么,把这个隐形眼镜还给我吧。
    陆小姐把隐形眼镜还给马先生时,却不小心把他的假肢给拽出来了。
    马努财:对不起!这是我的假肢,不管拿什么东西全靠它了。
    陆小姐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于是说道:说出的话是假的,看别人的眼神是假的,连牵的手都是假的,难道连你的心也是假的吗?对不起,马先生,我下辈子的幸福生活全靠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马努财:陆小姐——(陆小姐退场)(马先生万分失落,缓缓地才退场)
    一个叫邓清玫的男人在等陆小姐。他一边看表,一边心里紧张。
    陆小姐出场后:你是邓先生吗?
    马先生:我姓邓,叫清玫。
    陆小姐:青霉?卖药的?不会是卖假药的吧?
    邓清玫:陆小姐,就算是我卖药的,但从来不卖假的,只卖针的。不对,应该这么说吧,我是卖针式打印机的。
    第一次见陆小姐,惊为天人,我不说假的!你看这皮肤,比猪肉厂的猪皮还要白;你看这眼睛,比犀牛那两只鼓鼓的眼睛还要大;你看这头发,比马场上正在奔驰的白马扬起来的马尾巴还要长,你看这一双手,比狸猫的爪子还要长……漂亮!漂亮!
    陆小姐:这还叫漂亮?你是在说人呢,还是在解说动物世界?怎么说话的,你到底会不会说话啊?
    邓清玫:是吗?这还不漂亮?可能最近一段时间,看动物世界看多了,看人跟看动物本来就是一回事儿,都是能吃能喝的动物。当然了,人类也是动物,是高级动物,那些动物只不过是低级动物,反正我第一眼肯定你绝对不是低级动物,顶多是个正常动物,在我眼里绝对是百分之百的动物女人,只不过充满了野性美。
    陆小姐:这种夸奖,我怎么听得别扭呢?
    邓清玫:陆小姐,不是有一句话说,丑小鸭变成白天鹅,化蛹成蝶,如果你手上再抱着玉兔的话,就是嫦娥抱玉兔,那就太完美了!
    陆小姐:兔子尾巴长不了,你的嘴巴一口腥味,谁也好不到那儿去!
    邓清玫:陆小姐,你可真有先见之明!我今天就是吃过大鱼大虾才过来的,真是美味可口啊!啊,是这样的,因为今天有人请我吃饭,正吃到一半儿,我一看时间快到了,赶紧过来跟陆小姐相亲啊,不能让陆小姐觉得我没有时间观念。所以还没有来得及刷牙,希望陆小姐不要见怪!对了,陆小姐,这是我送给玫瑰,希望你喜欢,算是我一番心意。
    陆小姐察觉到了什么:我说你的嘴巴、眉毛上怎么全是白毛啊?
    邓清玫:刚刚吃过烤鸽,毛没有拔干净,在饭桌上尽拔毛来了,一点儿都不让我省心。
    陆小姐看见玫瑰上面有几个鱼刺:这是什么啊?怎么上面还有鱼刺啊?
    邓清玫走近一看:没有啊!这是鱼刺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玫瑰本来是就是有刺的,只不过我买的玫瑰下面的刺是长了点儿,我估计它生长时是喝过鱼翅汤的,所以才会长成那样。没什么,特别呗。
    陆小姐:哎哟,这玫瑰怎么这么扎人啊?
    邓清玫仍不解风情:回家后找一把剪子把它剪草除根得了,这有什么难的。
    陆小姐听后更是生气:你才是牛脾气鸡眼鹰爪子耗子嘴癞哈蟆眼狗腿子。对不起,你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邓先生,我这一辈子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陆小姐愤愤不平扬长而去,退场)
    陆小姐出场后,在等第三个来相亲的男人。
    周蒋茂:我姓周,叫蒋茂。
    陆小姐:假冒?怎么名字起得一个比一个贱啊?
    周蒋茂拿着放大镜近距离看着陆小姐:陆小姐,看你的样子跟电视上演的梅超风像个双胞胎,不错,不错!最近有没有练九阴白骨爪?我看你在这方面很有这潜质,一定是学这个料子。
    陆小姐:第一次听说我长得像梅超风,你见过她吗?我可不喜欢那个梅超风,阴森可怕。
    周蒋茂:我当然认识她……在书里。不过,陆小姐的个性很特别啊,比那个金庸里傻姑还算正常点。
    陆小姐:什么?拿我跟傻姑比啊?真掉价啊!你是几百度的近视眼啊?
    周蒋茂:我这眼镜……收视率不好啊!没办法,最近看书看太多了,最后把自己的终身大事也给耽误了,都怪我啊,实在太喜欢看书了!谁叫我是书虫呢!
    陆小姐:简直是个书呆子!
    周蒋茂:我是书呆子,可我这脑子不呆啊。最近我还看一部葵花宝典,正看到一半儿,很好看的。
    陆小姐:在看葵花宝典?你该不会是……那个了吧?你现在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男人啊?
    周蒋茂:我比绣花针还要真?
    陆小姐:什么?你都练绣花针了?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就算卖到泰国当人妖也没人感兴趣啊!
    周蒋茂:不是这样的,陆小姐,你误会了!我是在写葵花宝典,但不是那个笑傲江湖里的葵花宝典,而是一部关于葵花的词典,所以才叫葵花宝典。这个葵花宝典它可是我花了整整三年时间创作的,很辛苦的。
    陆小姐:原来是个金庸迷啊!都迷成这样子了,难怪直到现到还没找到一个女人。
    周蒋茂:陆小姐,过几天就是周末,我们一起去五台山旅游吧,你说好不好?
    陆小姐:五台山?那不是什么……皇帝出家的地方吗?
    周蒋茂:我那葵花宝典正写到一半儿,最近写不出来,所以我打算我们一起共同完成它。
    陆小姐:上五台山就是为了拉我跟你写什么葵花宝典啊?就是这么一本破词典,我看就是出版了也没有人看!更应该这么说,真要有哪个出版社给你出版了,除非那是找驴下蛋!
    周蒋茂:这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啊!我早就期盼有这么一天了,就是跟我心爱的女人一起上五台山共同完成我以前从来没有实现的梦想,但是现在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陆小姐:对不起!打扰一下,你很喜欢那个葵花宝典吧?
    周蒋茂:干吗?是啊!
    陆小姐:依我看,我看那个葵花宝典就是你今后的女人,你还是跟它过一辈子吧!再见!
    (陆小姐退场)
    周蒋茂糊里糊涂道:再见!奇怪,我为什么要说再见啊!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说什么了,就这样结束了吗?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