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品剧本 > 搞笑小品剧本 > 关于致富的搞笑双人相声剧本《戏说发财记》

关于致富的搞笑双人相声剧本《戏说发财记》

时间:2018-08-10    点击:

    关于致富的搞笑双人相声剧本《戏说发财记》
    人人都想发财,可财却不想,想发财的人们。瞧瞧,这相声是怎么说的吧!

    二人同上对观众鞠躬
    甲:(巡视一周,惊奇的带调侃的语调)嚄!人不少哇。干嘛呢你们?没有别的事干了,就就爱凑热闹。真是的,你们这是看傻子的?
    乙:(上下打量着甲,突然一拍甲的肩膀,大声地说)嘿!
    甲:(吓得一激灵,差点摔倒)干嘛你?跟傻子是的。
    乙:这不是钱堆儿吗?
    甲:是我呀。
    乙:几年没有见你干嘛去了?
    甲:进修去了。
    乙:到哪进修去了?
    甲:官店大学。
    乙:没有听说过,刚成立的?
    甲:早就有,咱就是图便宜,管吃管喝不要学费。
    乙:那真是不错,你给我说说我也去行吗?
    甲:(上下看了乙一眼)不是小看你呀,你没有那个资格。
    乙:是吗?
    甲:得经过好几个部门的审查,想进的不要,不想进的够上条件不进都不行。再说了那苦你也受不了,封闭式管理,一去不毕业就不让回家。
    乙:照你这么说,你这几年没有回家?
    甲:那当然了。
    乙:那嫂夫人怎么办?
    甲:你问的是哪个?
    乙:你几个妻子?我问的是钱串儿大嫂。
    甲:离了。
    乙:有别的嫂子?
    甲:没有结成婚。
    乙:你光棍一个呀。怎么搞的,你和钱串儿大嫂不是很合得来吗?
    甲:是啊,要说我俩是有共同的志向,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语言,共同的追求呀。
    乙:那怎么就离了?
    甲:孩子没有娘说来话长呀!想当年我和你嫂子也是女貌郎才,男欢女爱,众人表率呀,我俩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真可说是情投意合呀!
    乙:用臭味相投比较合适。
    甲:也可以这么说。你怎么说话呢?
    乙: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一个钱堆儿一个钱串儿,俩人都是从钱眼里钻出来的。
    甲:爱钱有什么不好?你不爱钱把你的工资都给我,家里的存折偷出来给我。
    乙:那我老婆非拿笤帚疙瘩揎我不可。
    甲:还是的,你不爱钱?没有钱你从商场里拿个物品试试。
    乙:那人家还不把我当小偷抓起来。
    甲:不带钱你到饭店去吃顿饭?
    乙:那人家一定不让我走。
    甲:不带钱你去赌博?
    乙:那公安局不把我抓起来?带钱也得抓起来。
    甲:偷东西还得准备工具呢,干好事坏事都离不开钱。
    乙:你才偷东西干坏事呢。
    甲:我说的是这个道理。
    乙:拿你自己打比方。既然你和嫂子让钱绑成了对儿,为什么分开了?
    甲:唉!全是钱闹的,我和你嫂子在一个厂子里上班,为了搞副业,我俩每天从厂子里带出一个零件。
    乙:这是搞副业呀,这是盗窃。
    甲:后来被发现了,厂里要开除我们。
    乙:活该谁让你们偷来着。
    甲:不过没有关系给厂长送点礼就没有事了。
    乙:有这样的厂长,这厂子也强不了。送了吗?
    甲:送了,厂长高高兴兴的就收下了。
    乙:没事了?
    甲:事大了。
    乙:怎么了?
    甲:我头一天送的钱,第二天厂长就被查办了,连我一起被查出来了。
    乙:送钱被发现了?
    甲:原来检察机关早就暗中调查着厂长。
    乙:那你是行贿罪呀。
    甲;没有关系,钱数不多,我没有舍得多给,够不上犯罪。
    乙:抠门也有好处。那是怎样发现的你呀?
    甲:我给厂长的钱夹着一张纸条,我怕厂长忘了,条上写着我的名字,检察院找厂长他身上就带着这钱,不就那个了······
    乙:啊······那后来呢?
    甲:光荣下岗了,不过更好,现在正处在一个机遇砸头,黄金遍地的社会,我们要下海抓螃蟹。
    乙:小心别让螃蟹抓了你。
    甲:我要开公司,我要当老板,我要开好车,我要垮小蜜······
    乙:你要赔到底。
    甲:你怎么知道?全是你咒的。
    乙:这还用说?没有想创业只想花钱享受,不赔才算怪了。
    甲:我要出奇制胜,找一本万利的买卖,争取短时间暴富。
    乙:有那好事谁也干了还等着你吗?
    甲:我和你钱串儿嫂子绞尽脑汁想办法。
    乙:想出来了吗?
    甲:要说还是你嫂子聪明,想了一晚上想出了一个办法。
    乙:什么办法?你说说。
    甲:(学着女人的声音)诶,我听说写书写剧本什么的能赚钱,你也写几本吧,又不用投资,又出名又获利,稳赚不赔。
    乙:你拉倒吧,我知道用那只手写呀?一年级我上了六年,认识的几个字早劈着当柴烧了。
    甲:要不你去唱歌,吃得好穿得好又有钞票。
    乙:你让我给狼唱歌还差不多,我唱歌除了狼能来,别的喘气的都得跑喽。
    甲:为什么?
    乙:别的全吓跑了,狼以为我发情呢。
    甲:要不这样吧,你就说你得了绝症,我用一个小车推着你,沿街乞讨,找个记者报道一下,说你做手术需要几十万元钱,让说会给我们集资,那钞票不哗哗的吗?
    乙:那有了钱我不吃药,不做手术还不暴露了?人们不拿刀拉了我才怪呢。
    甲:那你就找一个有钱的无依无靠的老头,认他做干爹,我们伺候他,等他命归西天钱不就是咱们的了吗?
    乙:有钱哪有无依无靠的,老头也得娶个小媳妇,还能生孩子呢,别作梦了。
    甲:唉,看来指着你是不行了,得老娘亲自出马了。
    乙:呸,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凡是两条腿走路的都不会看上你。
    甲:包括鸡鸭呗?原先咱们家的大公鸡就喜欢我,一饿了就围着我转······对了你是几条腿走路呀?
    乙:我小的时候四条腿,不对,是两条胳臂两条腿。
    甲:咱俩假离婚,我找个有钱的老头嫁给他,我给你弄钱花。
    乙:呸,呸,呸亏的你想得出来,不是我吃醋,凡是有眼有耳朵有鼻子有嘴的都不会看上你。
    甲:为什么?
    乙:有眼的看到你的尊荣二里地就躲了,有耳朵的听到你的破锣嗓子一里地就藏了,有鼻子的闻到你的汗臭二百米就跑了,有嘴的勉强同意和你接触想和你接个吻距离两丈远就开始呕吐了。
    甲:那我就找一个没眼没耳朵没鼻子没嘴鸭蛋脑袋的大款。
    乙:你算了吧,有这样的看上母鸭子也看不上你,还是我吧,我要发挥我的长处嫁给一个富婆。
    甲: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一呸呸·····
    乙:你这气漏的节奏感挺强。
    甲:凡是有脑袋的就不会看上你,就是有枣核那么大脑袋的也看不上你。
    乙:啊·····枣核脑袋(掐着小手指在脖子上比着)肩膀这么宽,这么小脑袋,这要是接个吻?一下把脑袋含嘴里了。好吗,接吻捎带洗头的,这还不能时间长了,长了非憋死不可。
    甲:那你还吻不上呢,你只能找一个没有脑袋的抱着管子嘬去吧。
    乙:呸!
    甲:怎么了?
    乙:嘬了一嘴哈喇子。
    甲:你慢点嘬。
    乙:这不想钱着急吗。
    甲:我俩想来想去,终于想出来一个好主意,买彩票,要是中几注彩票不就发了吗,一辈子不愁吃喝呀。
    乙:那可不好中,几千万分之一呢。
    甲:那是你的方法不对?
    乙:你有什么好方法?
    甲:首先不要气馁,要坚持,再就是选择好时辰好的方位,最佳时机去购买,还要举行一个神圣仪式。
    乙:你是怎样做的,和我们学学?
    甲:我买彩票是屡败屡战,不断总结经验完善方法,头买彩票一个星期我就沐浴更衣,吃斋戒欲,闭门不出,焚香祷告。买以前让风水先生运用奇门遁甲之术看好时辰和方位,然后一丝不苟的按照要求去做,半夜起来悄悄的开门······
    乙:为什么半夜起来呀?
    甲:一个是不能碰上人,在一个是吉利时辰。嘘······别说话,从家里出来溜墙根穿大街走小巷,东拐北拐南绕西钻轻轻的来到彩票销售点······
    乙:拐那么多弯干什么?
    甲:找方位呀。当当当开始敲门,和销售彩票的人说了一箩筐的好话才隔着门缝买了彩票。心里这个美,溜着墙根往家走,不留神碰上巡防队巡逻的,盘问了我半宿不让我走。
    乙:怎么了?
    甲:原来这一片经常丢东西,把我当成小偷了我又没带身份证,说买彩票人家又不相信,到天亮才弄清,我才回了家。
    乙:费了这么大劲中了吗?
    甲:你别说还真中了。(伸出五个手指头)
    乙:五百万?
    甲:五元。
    乙:那还得买。
    甲:不买了,也许彩票不适合我。
    乙:那什么适合你?
    甲:股票。
    乙:股票你不懂更不行。
    甲:那赌博。
    乙:那可是害人的玩意输赢没有准。
    甲:有准,我要抽老千换牌赢他们的钱。
    乙:小心被人家发现喽。
    甲:发现不了。
    乙:那赢了吗?
    甲:输了。
    乙:怎么输了?
    甲:我换一张牌人家换好几张牌,没有人家换得多就输了。
    乙:没有关系干别的。
    甲:干不了了。
    乙:怎么了?
    甲:钱都输光了。
    乙:那也没有关系有房子呢?
    甲:也输了。
    乙:那也没有关系,好赖还有一个和你相亲相爱的大嫂呢。
    甲:别提了,也输了。
    乙:那她就跟着人家走?
    甲:跟着别人跑了,主要是嫌我穷了。唉,在甜蜜的婚姻也经不住金钱的诱惑呀,女陈世美呀。
    乙:跟那个大款跑了?
    甲:什么大款,二秃子,只不过能吃顿饭,能穿上衣服,有屋睡觉罢了。
    乙:谁让你好吃懒做,好高骛远想大钱来着,到这会儿连媳妇也养不住。
    甲:哼,这种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不义之人,以后就是哭着趴着求我我也不要了。
    乙:行了,别想好事了,想想怎样维持生活吧,找个工作好好干,平平安安的生活多好。
    甲:不行,我损失了这么多钱哪能算完呢,老天爷一定会关照我,主要是没找对路子。
    乙:你还想怎样?
    甲:我要做无本的买卖。
    乙:可不能偷东西。
    甲:你也太小看我了,像我这智商的人能干那么弱智的事吗?
    乙:你的脑子比枣核脑袋多不了多少。
    甲:这回我想了个绝妙的好方法。我有个街坊叫二狗子,那小子什么也不干,整日吃香的喝辣的,开好车住着一大片房子,小蜜一天换一个,哪来的那么多钱,一定不干好事,我偷偷的观察他弄清他的底细。
    乙:好,要有违法的事马上报告公安局。
    甲:有违法的事我好好敲诈他一笔。
    乙:这你可违法?
    甲:管不了那么多。每天夜里我就在他家对门的院里潜伏下来,趴着墙头留心他家的一举一动。
    乙:别让人家把你当小偷抓了。
    甲:没有关系这院就王大爷一人住,他耳背,听不到声音。
    乙:观察到了吗?
    甲:绝对有问题,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有人到他家出出进进鬼鬼祟祟。
    乙:那你赶紧采取行动。
    甲:我要抓住真凭实据在说。
    乙:我劝你这样危险,也不能发财,赶紧通知公安局。
    甲:我得看看给我多少钱。
    乙:你就知道钱小心把自己搭进去。
    甲:我是用呼啦圈套鱼,只逮个大的。
    乙:瞧你用得这东西,套住鱼了圈也散了。
    甲:你见了就散了,我是钢呼啦圈。
    乙:那散不了,逮住了吗?
    甲:没逮住在这费什么话!
    乙:那你说说,怎么逮住的。
    甲:这么大人了说话不动脑子,一来我就看你别扭,就没有一句让人受用的话,你脑子是进水了还是被门挤了?
    乙:可能被你的呼拉圈套了一下。
    甲:不听我就不说了,你看我没有事是吗?我吃饱了撑的,就在这里胡诌八咧,我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
    乙:你要没时间就别说了。
    甲:不说,这么多朋友等了这么长时间,不说行吗?一点眉眼高低也看不出来。
    乙:那你就说吧。
    甲:说又引来你那么多废话。
    乙:我走你和观众说行吗?
    甲:你叫住我问这问那,嘚啵嘚啵这么半天,耽误观众这么长宝贵时间,你走像话吗?
    乙:那咋办呢?
    甲:你站在这儿把耳朵堵上。
    乙:我一堵耳朵就头痛,别让我堵行吗?
    甲:不行你自找的!
    乙:完了我请你吃饭行吗?
    甲:那不许废话了。
    乙:行,往下说怎样逮着鱼的?
    甲:那天夜里我正在王大爷家墙头上趴着,就见几个人悄悄的来到了二狗家,翻墙头进了院,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不许动,不许动’的喊声,我正纳闷怎么回事呢,一个影子从黑地里闪了出来把一个包用力扔进王大爷家,然后没命地跑了,随后追出来两个人,一边追一边喊‘站住,不站住开枪了!’一路奔了下去。我摸着黑找到包抱在怀里悄悄的翻过墙头人不知鬼不觉的溜走了,回到我安身的废弃的破楼上借着灯光把包打开一看,俺那亲爹呀!
    乙:诶,叫爹干什么?
    甲:里面······里面······
    乙:你爹在里面?
    甲:不是亲爹。
    乙:是后爹?
    甲:也不是后爹。
    乙:是你什么爹?
    甲:钞票爹呀,满满的一提兜钞票呀。发财了,发财了,哈哈(唱)老天爷呀,老天爷,你是爷呀钞票是爹,你知道俺家爹很缺呀,给俺送来一包爹。
    乙:看你得意忘形的,小心公安局找你。
    甲:走!把耳朵堵上。
    乙:我请你吃饭,我请你吃饭。
    甲:送病,在说把你耳朵揪下来。
    乙:不说了不说了,那后来没有事?
    甲:神不知鬼不晓怎么会有事,我一瞧好几十万呢,我要好好享受,解解气,租一套豪华公寓包一辆轿车,浑身上下换了行头,吃的喝的用的全是名牌,出门不踩路,吃饭进饭店,累了做按摩,烦了到处转,脸也漂了漂白,抛了抛光,一走路哈巴着腿晃着肩仰着下巴耷拉着眼皮,一副大老板的派头。
    乙:我看你西瓜不叫西瓜。
    甲:叫什么?
    乙:像蛋。
    甲:我把你嘴缝上。(伸手捏乙的嘴唇)
    乙:忘了不说了不说了,我请你吃饭。
    甲:在说我把你脑袋揪下来。
    乙:不说了,你接着说。
    甲:有钱的感觉就是美,原先走在大街上连个人理也没有,熟人见了老远就躲了,生怕粘住他喽,现在可好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就像苍蝇一样围着你转。
    乙:那是因为你是有缝的蛋。(甲挥拳做打乙状)乙,连忙说请你吃饭。
    甲:这不说媒的就一大堆。
    乙:给你说媳妇?
    甲:那是,有钱了吗。
    乙:成了吗?
    甲:我是千挑百选,终于选上了一个。
    乙:怎么样漂亮吧?
    甲:这么说吧,就是现在当红的明星加在一起也不如她漂亮。
    乙:那他怎么不当明星呀?
    甲:要不是那个早就当明星了。
    乙:那个呀?
    甲:不就是有点缺心眼吗?
    乙:傻子呀。
    甲:也不太傻,就是她要吃糖你不给她,她就哭。
    乙:这还不傻呀。
    甲:不管怎样有个漂亮媳妇就行了,我要大摆宴席,举行一个场面宏大的婚礼,显示一下我的经济实力。
    乙:(偷偷的说)小人得志。
    甲:到了那天亲戚朋友都来了,足有几百人,摆了好几十桌。
    乙:怎么那样多人呀?
    甲:有钱了都来巴结我日后好来求我呗。
    乙:钱串大嫂呢?
    甲:别提了,婚礼正在进行当中她来了,是死活不让举行婚礼,又打又闹,非要当新娘,拉都拉不住疯了一样。我一看没别的法了,打110吧让警察管她。
    乙:来了吗?
    甲:110就是效率高,刚放下电话就来了两名警察。我就奇了怪了,他们是飞着来的,还是早就知道钱串儿来闹事在门口等着。要说还是警察威力大,一嗓子‘别闹了’马上场面就静下来。警察问我‘你是钱堆儿吗?’我回答‘是’小铐子‘咔嚓’就给戴在了手腕上。我摸不着头脑指着钱串儿说‘你们弄错了是她来搅乱我的婚礼的。’警察说‘没错,我们是来逮钱堆儿的。我对人们说‘那好,我去去就来你们接茬办婚礼,一会我就回来’
    乙:回来了吗?
    甲:没有想到呀,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乙:怎么了?
    甲:唉。
    乙:你捡钱的事让人家知道了?
    甲:捡钱没有暴露,花钱暴露了。
    乙:为什么?
    甲:我这钱全是假的,二狗子这小子倒腾假币,我捡的钱一花警察就盯上我了,到如今想不交代也不行了。
    乙:那你后来怎么上学去了?
    甲:经公安,检察院,法院批准最后我就进了监狱这所大学,俗称官店大学。
    乙:这么个官店大学呀,那钱呢?
    甲:销毁了。
    乙:钱串大嫂呢?
    甲:又跟了别人。
    乙:傻媳妇呢?
    甲:跟了卖糖的。
    乙:你呢?
    甲:还是我。
    乙:这次吸取教训了吧?
    甲:当然需取教训了。今后我一定找一个真有钱的搞违法乱纪的,等把钱弄到手我一定弄清钱的真伪再花。
    乙:你呀,这么说吧,你是刚出了笼子就碰上了打狗办的——
    甲:怎么讲?
    乙:还得进去。
    甲:你又咒我,我跟你没完。
    乙:没完你能怎么着。
    甲:你得请我吃饭。
    乙:呸,你这种人请我吃饭我都不去。(说完一鞠躬自己走了)
    甲:哎,哎(连忙鞠躬追下)我两天没有吃饭了你就管一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