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品剧本 > 搞笑小品剧本 > 适合农民工年会演的感人小品剧本《暖暖的工棚过除夕》

适合农民工年会演的感人小品剧本《暖暖的工棚过除夕》

时间:2018-08-10    点击:

    适合农民工年会演的感人小品剧本《暖暖的工棚过除夕》
    家家户户过除夕的时候都围着火炉子、嗑着瓜子、看着春晚度过得!该剧中的除夕过的别有一番风味,他们是在建筑工地的工棚里过得!虽然是在工棚里过得除夕,但他们的除夕过的依然有滋有味,快乐无比。

    时间:大年三十
    地点:某地工棚内
    人物:老任(木工),陕北口音,50多岁,看守工地。
    任菲菲,老任女儿,毕业大学生,18岁左右。
    小王,工地泥水匠,36岁,未婚。杨小丫男友。
    杨小丫,工厂员工,30不到,少言寡语,腼腆型。

    道具:右门,纸箱画, 铁架床拉帘子,小桌子,马扎凳,大木箱等。
    故事:
    年三十老任留守工地,与刚毕业来找工作的女儿相伴过年。已打算回家的工友小王因与女友互相难舍双双陪老任父女一起过年,四个人,两个家庭,大家齐心努力,要过一个热闹年。于是,煮饺子画年画写对联,开晚会演节目谈人生。原本空荡冰冷的工棚热闹起来了。……

    (开场收音机音乐《五哥放羊》,老任在认真描对联。并跟着音乐唱。)
    老任:咱们二人过的什么年拉货咿呀嘿——(看对联)唉,美得很。
    任菲菲(系围裙出场):爸,马上包饺子了,你的对联写好了吗?
    老任:菲菲,你看,美不美?美得很么!
    菲菲:爸,您这么多年这方言还没改过来,好就好,还“美得很”,外边谁听得懂啊。再说哪有用铅笔写对联的呀?
    老任:铅笔咋啦?这叫工地特色,咱木工用铅笔写出的对子,就跟咱现在盖那楼一样——高水准。快贴去!
    菲菲:唉——(出门细看对联大笑。小王提行李上场。)王叔过年好!(止住笑)
    小王:唉,菲菲贴对联那?这对联是你爹写的?(留步看对联)“一支铅笔绘就高楼大厦。”好哇!下联“一支铅笔绘就高楼大厦。”这不一样吗?横批是……
    菲菲:“绝对工整”!
    小王:废话,两边一样那还不工整?这也只有你爹能想得出来呀哈哈哈(提行李进去,见老任把纸箱画拼好)俺的娘哎——
    老任:小王,你看看美不美啊?
    小王:(学老任口音)美,美得很么!
    任:那还说甚?就是美么哈哈。
    小王:哎呀任哥,这简直就是艺术品么?这么多年不知道你还有这一手呢。
    老任:那可不是我任木匠吹牛,我还有很多手你们不知道呢。(任菲菲端登回来。)哎——小王,这你不是早上去赶火车咧吗?咋回来了?
    小王:(往床上摆物品)别提咧,你看这(露出自己新衣服)原来计划好的,俺一回村,外边衣服“歘歘”脱掉,让村里人都看看俺这一身,牛不?(喝了口缸子水)谁知刚到车站,小丫丫他打我电话要票说她要回村…….
    菲菲:(拿大盆子和面)谁是小丫丫啊王叔?
    老任:(切白菜)你王叔女朋友,一个村的。哎?他不是不回去么?
    小王:说原先不想回,现在看我回去又想回了。说嫌一个人闷得慌。
    菲菲:那人家是舍不得你。
    老任:你就给她吧。
    小王:给他,且,我跟家里电话都说好回家票我能给他么,开玩笑吗你?我不能助长这种不良风气。
    老任: 不是老哥说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姑娘那以后是要给你做婆姨得人那?
    菲菲:人家女孩子也不容易,一张票就给他吗?
    小王:我这不就给了吗?
    菲菲,任(齐):给啦?
    小王:要不我能回来吗?
    菲菲:王叔,你这弯拐的也太急了吧?我都没反应过来。(端菜)
    老任:给家里打电话说一下。
    小王:上午就打过啦!(三人坐下包饺子)
    老任:回来就好哇,我刚刚还在想哦,你说这大过年工地上就我们爷俩,这……(回头看见菲菲要开电视。)别开了,自打我们盖起了对面那栋楼,啥电视天线都没信号了。等明年把闭路线接过来就好咧。
    小王:尽想好事,那时候咱们不又得走咧?
    老任:不说啦,先包饺子,老规矩,一会儿咱们自己演节目自己乐。
    菲菲:好哇,我还没见过王叔演节目呢。
    小王:(电话响) 杨小丫电话,嘘——,喂,小丫丫——(菲菲和老任偷笑)什嘛?你说什嘛?
    菲菲:王叔,出什么事儿啦?
    小王:(似哭似笑)嗯,嗯……(挂掉电话发呆。)任哥,菲菲,我的小丫丫……
    老任:快点说呀你可急死我列。
    小王:(大喜)她决定陪我过来过年不走列,现在马上到咱的门口列哈哈。
    菲菲:我都快被你吓懵了。
    老任:还不快去接呀。
    小王:唉——(小王出门去时,老任父女偷着瞄,小王迫不及待打开门,看到杨小丫激动得说不出话,猛抱住又松开。提她把箱子拉进屋。见小王进来老任父女俩假装说话没看见,继续包饺子,轻声的)快进来吧,我的小丫丫。
    杨小丫:过年好!任老哥!
    老任:哎呀,小丫过年好,快坐快坐。
    菲菲:杨阿姨,过年好。快坐。(拿凳子给杨小丫坐下。)
    小王:(硬装,打官腔)我不是送你上火车了吗,怎么又回来啦?
    杨小丫 :(小声)俺想了想,怕你一个人过年太孤单,俺就下车回来了。
    菲菲:人家那是舍不得你!
    小王:火车票呢?
    杨小丫:退了。
    小王:以后别整这事,大过年的,回不回去都没个准信儿。我都不想说你…….你……
    (菲菲和老任同时憋不住笑了。)
    老任:我是在忍不住了。哈哈哈
    菲菲:王叔,你刚才在门口我们都看见了。
    小王:这孩子不早说。害我装大半天。(异常热情紧张)这是小丫丫,(杨小丫紧张站起)快坐,吃饺子。啊,生的啊。
    杨小丫:(嗔怪示意小王)出息!
    菲菲:爸,王叔你们聊,水开了,我去下饺子了。
    杨小丫:(看小王)我也去。
    小王:你看你要去就去看我干啥,还老拿我当回事儿?哈哈
    (菲菲,杨小丫拿东西下。)
    老任:一会啊,咱们的文艺晚饭和文艺晚会同时开始。就是四个人少了点。
    小王:四个人还少,往年我一个人还举办春晚呢。
    菲菲:(拿盘子)那咋演呀?
    小王:弄瓶酒整个菜,我对着楼外的玻璃演节目。自己演自己看,可把过路的吓坏了。都报警咧,当我有病呢哈哈
    菲菲:那是你喝醉了。
    杨小丫:(接过盘子)就你能!(进屋)
    菲菲:(看信息)爸,我被录取了,你看,短信。我有工作了。(边拨电话边进屋)喂,你好。贵公司的录取通知我已经收到了。谢谢…….
    小王:行啊任老哥,这下你可放宽心了。
    老任:没想到我任木匠也供出大学生来啦。
    杨小丫:(端饺子上)饺子来啦——
    老任:这三十的饺子可跟平时的饺子不一样,那包的是一年的情意呀。
    小王:我先尝一个。(被杨小丫轻打了一下手缩了回去)
    老任:是这,菲菲呀,
    菲菲:(里屋应声)爸——
    老任:你去给住宅区你张大娘捞一盘。这一年人家可没少洗咱的脏衣服。
    菲菲:(里屋)好的!
    老任:给家属大院你刘叔也捞一碗,你前年那生活费是人家垫的。还有小卖部你牛花嫂子,保安你郭叔叔。还有…….
    小王:任老哥,你家锅里下了多少饺子啊?
    老任:没事儿,不够再包么。
    菲菲:(端菜出来)哎呀爸——过年人谁家不煮饺子呀哈哈,你还当就咱家有呢哈。
    老任:奥对对对对,我都高兴糊涂了,一会我电话给他们挨个拜年哈哈
    菲菲:爸,菜齐了。这是酒。(给都倒上了。)
    老任:来一起走一个,
    齐:新年快乐——
    老任:开始演节目列。闺女,报幕。
    菲菲:哎,(学主持人)民工春晚现在开始,(齐鼓掌)下面……下面……
    小王:吃饺子就行不用下面了。我来一个,把你那俩铁片借我用用。我夸一夸我们的任老哥。
    余齐:好——
    小王:(打板)闲言碎语不要说,夸一夸我们的木匠师傅任老哥——
    老任:好——,夸我呢。
    小王;别打岔啊,这位任老哥,有一个最好的兄弟叫小王,这个小王,长得帅是好长相,浓眉毛,大眼睛,高鼻梁,跟刘德华长的特别像……
    老任:行啦,你这不是夸我,这是夸你自己。
    杨小丫:(瞪了小王一眼,给他夹饺子。)
    菲菲:我来一个。(唱)*&……%¥#@怎么样?好听吧?
    小王:好听是好听…….
    老任:就是听不懂,我来一个,(学尹相杰)天不刮风天不下雨天上有太阳。………
    小王:哈哈哈哈就会一句还是废话。(喝酒。)等于没说。
    杨小丫:(站起来)我唱一首,(唱)坐着火车去拉萨。……
    小王:(唱)你去拉萨我去哪哪儿。哈哈哈
    老任:(学萨达姆)@#¥%……&*&……%¥#@¥%#
    菲菲:跟新闻里学的。
    小王:你说啥我听不懂啊?
    老任:我也不懂——
    小王:任老哥,萨达姆是暴君你学他干什么?要学学咱中国的伟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列。那样的。
    菲菲:毛爷爷人家是湖南人,王叔你这一口山东话。
    小王:我就说这个意思,(喝酒)这酒不错!
    老任:(学江主席)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高举邓  理论伟大旗帜……
    小王:江主席好,江主席好。(喝酒。)
    菲菲:王叔,大伙吃菜,(给夹菜。)我爸今天太高兴了。
    杨小丫:谢谢。
    老任:再给你来个绝的,(转身学周总理)同志们!朋友们!
    菲菲:(和杨小丫一起拍手)爸,您学的太棒了哈哈,(看小王沉思)王叔,您怎么啦?
    杨小丫:少喝点
    联系电话15016897721q1374429014王寻河老师。
    小王:任老哥,我没事,我突然有个糊涂的想法,你说,你说咱们这些人在这一年一年辛辛苦苦的建楼修路,周总理知道吗?
    杨小丫:你是不是喝醉了?
    小王:我这是高兴。(回头对老任)包括你老哥一干就是三十多年那,你……
    老任:(抬起头继续学周总理讲话)同志们,工友们,(背景音乐起)中国只有改革才能走向富强,人民才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当然,这幸福靠亿万人民在各各岗位上艰辛努力的付出。工友们,同志们,你们的每一份付出,不光是我们党不会忘记,包括我们的人民——80后,90后,世世代代都会永远记住!
    小王:永远记住?!
    老任:对!永远记住!不光是周总理,包括胡主席,温总理每一位国家领导都知道咱们的付出。
    小王:任大哥,不说了,就是个感动啊!来!干!
    菲菲:王叔,杨阿姨,爸,来!为大家,为小家,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天下千千万万回了家和没回家的工友们,干!
    齐: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