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品剧本 > 搞笑小品剧本 > 超级搞笑的双人相声剧本《我真的错了》

超级搞笑的双人相声剧本《我真的错了》

时间:2018-08-10    点击:

    超级搞笑的双人相声剧本《我真的错了》
    无论做错了什么事情,都是要承认错误,并且道歉的!您瞧瞧下面这两位是怎么承认错误、道歉得!

    甲:各位领导。(痛苦的表情)
    乙:各位朋友。(痛苦的表情)
    甲:各位先生。
    乙:各位女士。
    甲:各位大爷。
    乙:各位大娘。
    甲:各位大叔。
    乙:各位大婶。
    甲:各位大哥。
    乙:各位大嫂。
    甲:我错了。
    乙:我错了。
    甲:我知道我错了。
    乙:我错了我知道。
    甲:我真的知道我错了。
    乙:我知道我真的错了。
    甲:我是认真的,我真的错了。
    乙:我是深刻的,我绝对错了。
    甲: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打死我也不知道我到底错哪儿了?
    乙:我最大的错误,就是你不说我绝对不知道我到底错哪儿了?
    甲:我是个煤矿工作者。
    乙:我是个矿山工作者。
    甲:我在生产第一线工作。
    乙:我工作在生产第一线。
    甲:我始终认为在煤矿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
    乙:可我工作起来总是把它放在第二位,那是因为我喜欢钱。
    合: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我始终认为安全只是说说而已。
    乙:那是因为说比做轻松的多。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安全学习,我从来不去。
    乙:那是因为我忙呀,我得上网聊天打游戏,会见网友。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班前会我总是迟到。
    乙:我上网累呀,想多休息一会儿。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上班时我经常睡岗。
    乙:那时因为我把休息的时间都奉献了给了网吧,我太困了,我想睡一会儿。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我喜欢把矿灯拿在手里摇来晃去。
    乙:那是因为矿灯甩出来的灯光就像星星一样闪闪发光。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我喜欢在井壁上,罐笼里和巷道中用粉笔和彩色喷漆写写画画。
    乙:那是因为我酷爱书法和画画,天长日久我能练出个书法家画出个唐老鸭。
    合:难道这也错了。
    甲:我喜欢用手去抚摸井下的井壁和安全宣传牌板。
    乙:那是因为我喜欢那些洁白的瓷砖和安全警示语。
    合: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我喜欢用脚去踢瓷砖井壁。
    乙:那是因为我心情不好,少踢一脚我都无法工作。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喜欢把安全宣传牌板,戳个窟窿。
    乙:那是因为我极想看看里面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循规蹈矩的按章作业,是我最讨厌的。
    乙:那是因为我感觉那样太没有个性,更没有创新和创意。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工区技术人员制定的操作规程我从来不看,更不会在上面签字。
    乙:那时因为我认为凭我几十年的工作经验,要比操作规程强上百倍,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我经常酒后下井。
    乙:我朋友多呀,经常应酬,而且喝了酒下井那感觉忒爽。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乘坐候车的时候,我从不排队,总是使劲向前挤,而且有多大劲使多大劲。
    乙:那是因为我想赶紧赶到工作面工作,多挣钱。
    合: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我喜欢把安全帽放在殿部下面坐着。(看乙)大伙笑什么?
    乙:不知道。可能是大伙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甲:哦,我是说我喜欢把安全帽放在殿部下面坐着。
    乙:那是因为我的殿部很累,我想放松一下我的殿部。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工作中我经常违章。
    乙:那是因为我感觉不违章有些工作根本就没法做。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检修设备时,为避免来回停电送电的麻烦,我经常带电作业。
    乙:那是因为我想节约时间,想多出煤,多挣钱。
    合: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井下放炮时我从不实行一炮三检制度。
    乙:那是因为太麻烦,太浪费时间,要那样做黄花菜都凉了。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放炮后我总是第一个冲到工作面,立即展开工作。从不实行敲帮问顶的工作方法。
    乙:那时因为 我觉得要掉的,已经都掉了,应该不会出现问题。而且这样更节约时间。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我喜欢干打眼,那样产生的烟雾让我觉得自己就像处在天空的仙境一样。
    乙:那是因为干打眼的速度比较快,效率高,挣钱多。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我喜欢坐着皮带往下滑。
    乙:那是因为这样速度快,效率高,最关键的是节省力气。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我总是对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故教训,不以为然。
    乙:那是因为我感觉那些事情离我很远很远。
    合: 难道这也错了吗?
    甲:我错了 。
    乙:我错了。
    甲:我是认真的,我真的错了。
    乙:我是深刻的,我真的错了。
    甲:我最大错误就是:经历了事故以后我才知道我错哪儿了。
    乙:我最大的错误就是:事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还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
    甲:我错了,错就错在我表里不一。
    乙:我错了,错就错在我说着安全重要,却始终认为金钱至上。
    甲:我错了,错就错在总把安全只放在嘴上。
    乙:我错了,错就错在我从不把安全真的放在心上。
    甲:我错了,错就错在我总是本末倒置,轻重不分。
    乙:我错了,错就错在我总是象玩游戏一样,游戏工作游戏生活。
    甲:我错了,错就错在我总是自以为是,生活随便。
    乙:我错了,错就错在我总是不把任何事都放在心上,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做事
    甲:我错了,错就错在我总是太懒惰,怕麻烦。
    乙:我错了,错就错在我总是耍小聪明,不按章作业。
    甲:我错了,错就错在我过于相信自己几十年的工作经验。
    乙:我错了,错就错在我总是把工作经验当作操作规程来使用。
    甲:我错了,错就错在我从不听别人的劝阻。
    乙:我错了,错就错在我违章蛮干还强词夺理,不饶人。
    甲:我错了,错就错在不爱惜环境。
    乙:我错了,错就错在我把矿山真的就当成了自己的家,在上面写写画画。
    甲:我错了,错就错就在我从不吸取别人的事故教训。
    乙:我错了,错就错在我总感觉事故教训离我太远太远。
    甲:我错了,错就错在我总是知错不改。
    乙:我错了,错就错在我总是屡教不改。
    甲: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乙: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甲:我错了。
    乙:我错了。
    甲:是我错了。
    乙:是我错了。
    甲:是我错了。
    乙:是我错了。
    甲:是你错了。
    乙:啊,你这怎么回事?
    甲:是你让我给你写的违章检讨书。
    乙:谁让你提这茬的?走,赶紧走!
    甲:(转身要走)
    乙:回来。
    甲:(转身回来)
    合: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