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品剧本 > 搞笑小品剧本 > 喜剧幽默的校园小品剧本《给心灵戴上面具》

喜剧幽默的校园小品剧本《给心灵戴上面具》

时间:2018-08-08    点击:

    喜剧幽默的校园小品剧本《给心灵戴上面具》
    每逢到了传统节日的时候,学校里都会表演节目来庆贺佳节的到来。


    人物
    男甲 大学生
    女甲 男甲的妹妹
    男乙 男甲的同学
    女乙 男甲的同学
    群众演员 三个女生
    场景
    第一幕 男甲家中卧室
    第二幕 自习教室
    第三幕 男甲家中卧室
    第四幕 校园内


    第一幕


    (男甲卧室,舞台偏左是一张单人床,床前一张书桌,桌上有纸笔、书、茶杯等物,桌下一瓶水;偏右是一张小沙发,沙发后的墙上有一面镜子,男甲斜靠在床上看书;女甲背着包,捧着一束玫瑰,从左边上,一脸的喜悦与兴奋)
    女甲:哥(男甲把书盖到脸上,不作声.,女甲压低声音)哥?你睡着吗?
    (男甲不作声,女甲轻手轻脚走到沙发边,放下包,一抬头,看到镜子里自已捧着花的样子,想想不甘心,放下花,又走到床边)
    女甲:哥?你没睡吧?(把书拿开)你没睡,人家有事跟你说。
    男甲:(从女甲手上把书拿过来,看书)说吧。
    女甲:哥,我……我(欲言又止,走过去拿起花,抚弄着)我今天(看男甲心不在焉)唉呀,算了,没事了。
    男甲:(转头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刚想把头转回去,看到了她手上的花,一愣仍装作漫不经心地)那是什么。
    女甲:(得意地)什么什么?自己不会看么?
    男甲:(竭力表现得不在意)是(翻书)你的?
    女甲:嗯,就是的!
    男甲:就是什么?(放下书,看着女甲)。
    女甲:(不好意思)唉呀,哥--(故低声音,低头弄花)这都不明白。
    男甲:(看着女甲,很认真地)。
    女甲;(忽然抬头)看着我干吗?
    男甲:(拿起书,看书)今天是愚人节吧(椰揄地)。
    女甲:愚人节?好象是明天,(忽然明白了)嗯?你这人什么意思嘛!你……(瞪了男甲一眼,小心地把花放到桌上,转身坐到沙发上,打开包整理东西)你不用千方百计泼我冷水,不就是眼红吗?我知道,你心情又不好了,别人越是开心你越是心情不好,你就怕别人都比你开心,比你快活,留你一个人忧伤里(作抒情状)暗自垂泪到天明……
    男甲:够了,烦人(转身朝里)。
    女甲:不要转过去(站起,走到床边)你给我转回来(男甲不动,看书)哼,你就不敢转过来(看看男甲还不动,自顾自地说)人哪,世界上最伟大的食肉动物,可祖宗为什么偏偏是只猴子呢?可悲呀,欲望总是无限大,胆子却只有这么这么一点点小(做手势)唉哟,从我的指缝里漏掉了。
    男甲:(转身坐起,欲反驳)
    女乙:你别激动,我又不是说你。唉,算了,给你看样东西吧。(拿出面具递给男甲)
    男甲:什么东西?
    女乙:自己不会看嘛。
    男甲:面具?
    女乙:(捧起玫瑰,一脸甜蜜的神色)他拿着玫瑰,站在我面前(笑出声)还真可爱,就戴着它。
    男甲:倒没吓着你?
    女乙:没,戴着面具我也知道他是谁。
    男甲:那还戴着它干吗?别是,开你玩笑吧?
    女乙:才不是呢,他说,戴着它,我才敢对你说……(脸红,低头)如果你拒绝了我,我就摘掉它,用这张脸,我还能自如地活下去。
    男甲:戴着它,就有勇气?无稽之谈。这种恶心把戏,也就只能骗骗你们单纯少女的心。
    女乙:(抢回面具)你懂什么?真没劲!(小心将花放在桌上)你就不能替我高兴一回?你瞧瞧你那样子,有所爱的人吧,又不敢去表白;看到别人幸福了,又心理不平衡。你有本事,倒是去争取、去追求,去比我快活呀?(看着男甲,佯装看书)哎,我问你,你那事儿怎么样了?
    男甲:(看着书,含糊地)什么事儿?
    女甲:(把书推开)别装蒜了,我可是花了不少的功夫哟!
    男甲:(含糊地)不知道。
    女甲:不知道?不--知--道?喂,(把书推开)是你追她还是我追她啊?
    男甲;(看书,含糊地)不知道。
    女甲:是呀,我也不知道了。
    男甲;这事儿,你就别管了。
    女甲:谁想管你了?(学男甲)好妹妹,你比哥行,就帮个忙吧。结果呢,我帮你请人家看电影,人家也答应了,连见面说的话我都给你拟好了稿子,你倒好,忽然在家肚子疼;好吧,我去;我好不容易帮你约了她出来,你又在家肚子疼;咱们家这水龙头,八成儿是连着女儿国的子母河了吧!其直接恶果,是我吃了六杯冰淇淋。
    男甲:谁逼你吃了?
    女甲:不吃冷饮坐那儿干看哪?我还不是为了稳住她,等你来么。(委屈地)
    男甲:行了行了,你兴奋过度了吧,住嘴可以吗?
    女甲:当然不可以。
    男甲:那就换个话题。
    女甲:不行。偏不行,就不行。
    男甲:你就不要说了。
    女甲:唉呀,你就让我说完嘛,你--
    男甲:(一下子把书摔在床上)住嘴!
    (两人同时一惊都愣住了,男甲觉得刚才不是自己在说话,可看看屋里,只有他们俩,恢复了沮丧的神色,低下头去)
    男甲:(低声地)不要再提了,我已经放弃了。
    女甲;放弃?开玩笑吧?(看着男甲,不象开玩笑)这怎么可以?别泄气,有你老妹我在,I'll give you a hand! a hand?(看看手)太少了,two hands,都给你,够了吧?
    男甲:(摇头不语)
    女甲:(蹲到床边,看着男甲)哥,你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男甲:(抬起头)没有办法,生活怎么会是这样,他不断地给你诱惑,却不给你力量;他给你无数的选择,你却只能选择放弃,不停地放弃……
    女甲:(一下于站起)没出息!你怎么就不能选择拥有呢?
    男甲:别天真了,选择拥有?拥有只是放弃的副产品(拿起桌上的玫瑰)你拥有这束玫瑰,是因为你放弃了其他所有的花;你得到一棵树,是因为你放弃了一片森林;(女甲夺过花,男甲继续)你能活着,是你放弃了死的选择;而如果有一天你死了,那是因为弥放弃了生的欲望,人是在放弃中与自己以外的世界保持着某种和谐的。
    女甲:(有些担心)哥哥,你没事吧?怎么不对劲儿呢?
    男甲:他们让我从她旁边消失。
    女甲:(不解)他们?谁呀?
    男甲:你就别问了。
    女甲:我偏问!他们让你消失你就消失?你就偏不消失又怎么样?
    男甲:我,我担心
    女甲:担心?你还不如说你害怕!
    男甲:不,不是害怕……
    女甲:就是的!你就是害怕!除了你自己,你什么都害怕;现在,你连你自己也害怕了!(想了想)他们?准又是那个他,那个让你在试卷上写上他的名字,他的试卷上写上你的名字的那个家伙,是不是?
    男甲:你怎么又翻出这桩事儿来!
    女甲:翻?这还用我翻?你哪天不出几桩?你还记得去年那个出国名额吗?
    男甲:那事儿,不是早结束了吗?
    女甲:是呀,是结束了!你别以为一句"我不想出国,我在这儿更有发展前途"就能糊弄谁似的,爸妈不明白,我还不明白吗?
    男甲:你又明白什么了(女甲盯住他,男甲转过头,声音渐低)那是我自愿放弃的。
    女甲:自愿放弃的?又是你的放弃哲学?你大度,你放弃,这回我怎么没看见副产品呢?是块青的是块肿的?嗯?(见男甲不语)后来,那个名额给谁了?
    男甲:(半天)他。
    女甲;我就知道又是这句,他、他、他,没完没了,怎么每个他都能踩你一脚捶你一拳呢?
    男甲:(丢开书不耐烦地摇头)别烦我了。
    女甲:我烦你?我替体憋得慌!(走来走去,不知干什么,倒水,捧起杯子)选择就是放弃?哼,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哥哥?(将杯子放到桌上)你知道我对你有多失望吗?放弃,我也放弃!(顺手拿起面具,重重地摔在桌上下场)
    男甲:(怔怔地看着女甲走了,看看桌上的面具拿起,走到镜子前仔细地看着戴上)你是谁?你是我吗?我认为不是的,你以为呢?你也以为不是我吗?(摘下面具,看着镜子)你没治了,我对你失望透顶,(看面具)你,比他(指镜子)强多了,你,是世界上最强大最勇敢的人,你无往而不胜,你无所而不能,你无坚而不摧,是的。(戴上面具)
    [幕落]

    第二幕


    (第二天上午,在自习教室,有几个人在自习,男甲戴着面具,走进教室,两个坐在前排的女生一下子笑出声来)。
    男甲:噢,(右手抚左胸口行礼),能为可爱而尊贵的您带来快乐,是我无上的荣幸。
    女生:哦,(与同伴相视一笑)你是谁,面具先生?
    男甲:我?我是我,站在您面前的人。
    女生:挺逗的,你不是受什么刺激吧?还是--脸上长了青春痘怕着风?嗯?(其余人都笑起来)
    男甲:怎么?我这个样子很奇怪吗?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把它看作我的脸呢?我就长的这个样子。
    女生:哪有这样的人。
    男甲:人哪,总是甘愿上当的,要是我戴的是人皮面具呢?你们会不会惊讶呢?不会,你们自然认为那就是我的脸。可见,戴面具的人才是勇敢而真实的;真正的虚伪,是类似于真实……
    女生们:什么呀,乱七八糟的。
    (正说着,女乙推门进来。一抬头,看到男甲的面具,吓了一跳;男甲也一愣)
    女乙:讨厌!(绕过男甲走进去)
    男甲:说什么?
    女乙:我说讨厌。大白天装神弄鬼,哗众取宠。
    男甲:我很欣赏你的坦率。
    女乙:我很讨厌那些把自己当宠物的人。
    男甲:(笑了笑)你是在说我吧。
    女乙:你?(放下书,坐下)面具后面的那个?
    男甲;不,不戴面具的那个。
    女生们:那还不一样。
    男甲:(转向她们)当然不一样……
    女乙:请保持安静!
    (静下来,男甲坐下,门忽然开了,男乙进来,看了看,径直向女乙走过去,想在旁边的凳上坐下。女乙将一叠书放到凳上,男乙只好站起,坐到旁边一张桌上)
    男乙:别这样。
    女乙:(低头看书,不语)
    男乙;我说,这位小姐……
    女乙:(头也不抬)是同学。
    男乙:对,对对,同学,同学,(拿出一张入场券,放在桌上)请同学赏光。
    女乙:赏什么光。
    男乙:(把票向她推了推)歌剧《图兰朵》,我知道你喜欢的,星期六晚上,在……
    女乙:没空!我有选修课。
    男乙:星期六你有选修课?
    女乙:哦(有点窘)我腿伤了,不能走远路。
    男乙:小case,我叫车。
    女乙:我晕车。
    男乙:我带药。
    女乙:我药物反应。
    男乙:我……
    男甲:(大声地)请--保持安静。
    男乙:(从桌上下来,看了看男甲,又看了看其它人。其他人本来正看着他,却赶紧转回头去),没事的人,各忙各的去吧,(见众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提高了声音)别说我没招呼过(众人敢怒不敢言,收拾东西,很快地都走了,男甲坐在位子上,背对着男乙,女乙,没有动)
    男乙:那位小丑先生,(男甲装作没听见)喂,朋友说你哪!
    男甲:朋友?不,不敢当。我又不是卖膏药的,不会粘,当不了你朋友。(唱)在我心中,曾经有一个梦……
    男乙:你!(女乙收拾书本准备走,男乙赶紧转身拦住她)等一下。
    女乙:干什么!
    男乙:这个,还记得吗?,
    女乙:什么?
    男乙:大概是您亲笔写的情书吧。
    女乙:(一惊,伸手去抢,没抢到)无耻!
    男乙:瞧你,这样子就伤和气了不是,要知道,想看它的人可多了,我还没舍得结他们看呢;私人信件,不是迫不得已,我是不会公开的。
    女乙:(气得满脸通红)你!
    男甲:(坐着,面朝观众)嗬,这把戏儿玩起来还挺上瘾。公开情书,是吧?是真的情书吧?
    男乙:当然是真的!某位尊贵的小姐,哦不,是同学(看着女乙)亲笔写给我这令人不耻的垃圾学生的缠绵情书。
    女乙:(愤怒)你!你无中生有。
    男乙:无中生有?这不是你的笔迹?这诗一般的语言是多么的动听,"云从海的尽头飘来;在它的世界里,我也是一片云,停靠在你的窗台……"
    男甲:哈哈,浪漫主义相对论嘛(女乙瞪了男甲一眼)。
    男乙:这样的文笔,除了同学您,还会有谁写得出来呀!
    女乙:太无耻了!(气得说不出话)。
    男甲:还给她。
    男乙:这是她写给我的,那么就是我的,怎么叫"还给她"呢?
    男甲:那么,先让她走吧。
    男乙:好,您请(扬了扬手中的信)我就不远送了。
    女乙:把它给我。
    男乙:好,好,你的一份在这儿(又拿出一封信)这应该是第三十封了吧,好好保管
    男甲:(一把扯过来),唉哟,多漂亮的信纸哟!啧啧啧,小气,就不能给人家一张干净的,搞得这么脏,给我擦鼻涕都不要,(边说边把它叠成纸飞机,飞出去)
    男乙:小丑,我警告你,少管闲事。
    男甲:恐怕不行,这儿似乎没闲人,哪来闲事呢?
    男乙:你是哪根儿葱?有种,把脸露出来,躲在面具后头算个什么熊?
    男甲:狗熊!我还就爱当狗熊!生而为狗熊,它活着是活狗熊,死了是死狗熊,客观存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多实在!英雄呢?别人说他是英雄他才是英雄,不过是把自己放秤台儿上让别人称罢了,虚伪呀!(转向女乙)这才叫把自己当宠物呢,(向男乙)敢问,您是个什么雄?(女乙被逗笑了,男乙愈加气愤)
    男乙:把你那破面具摘下来。
    男甲:这是我的脸,摘不下来。长得英俊了点儿,您多担代(转向女乙)我看,您还是先走吧,再看着我,您就得爱上我了(女乙乘男乙还未反应过来,赶紧走了出去)。
    男乙:哎。
    男甲:你不用送了,(侧身拦住他)。
    男乙:(有点紧张)你想干吗?
    男甲:不干吗,只是想好好看看你。
    男乙:什么意思?
    男甲:看看你的本事到底有多大,除了威胁别人公开情书,除了强行调换别人的试卷,除了武力胁迫别人作出违心的选择,你还能干什么?
    男乙;(有些不解)什么试卷,选择……你到底是谁?
    男甲:我是我!你怕了?
    男乙:怕?笑话,我替你害怕,做事,是要考虑后果的。
    男甲:好,那你可得记住我的脸。我代表一个朋友来告诉你,你可以拿走他的试卷,拿走他名额,不过你似乎并不能得到什么。
    男乙:一个朋友名额?试卷?(想了想)哦,是那个胆小如鼠的家伙吧?你可能找错人了,不过你可以告诉他,我很欣赏他这一空前绝后的壮举,可这似乎并不能改变什么,他的名额,他的试卷,他所放弃的一切,都不可能再回来了!
    男甲:你错了,你紧张得很,你才是胆小如鼠!他没那么小气;他已经亏待自己太多了,所以绝不会再因为别人而改变他的决定。什么试卷,出国,见鬼去吧!
    男乙:那就好,我替朋友们写谢谢他了。
    男甲:可怜哪!你只能选择别人放弃的,只能去走别人不走的路,还自以为威猛。
    男乙:那是他不敢作的选择,不敢走的路!
    男甲:选择?选择不就是放弃么!好比你,那么招人厌,那是因为你放弃了讨人喜欢。人只有在放弃的时候才是主动的,才真正是自己的主人。他放弃了,你拣回去,你连放弃的能力也没有;选择,留着安慰自己吧,别拿出来作欺骗与行凶的武器!
    男乙:简直是神经病:没功夫听你的废话。
    男甲:那您就请吧!(做请出的手势)
    男乙:你先走。
    男甲:你不敢?青天白日地,不怕,不怕。
    男乙:我怕?我怕的话我一定也找个面具戴上,齐天大圣的,够酷吧!
    男甲:NO、NO、NO,你又错了。你根本就不敢戴面具。你最怕的,就是别人把你这张脸看撑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