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品剧本 > 搞笑小品剧本 > 发生在公交车上的搞笑小品剧本《公交车上的巧遇》

发生在公交车上的搞笑小品剧本《公交车上的巧遇》

时间:2018-08-08    点击:

    发生在公交车上的搞笑小品剧本《公交车上的巧遇》
    该剧中的巧遇,是老父亲故意在公交车上等自己的儿子。你一定会纳闷,父亲等儿子怎么在公交车上等呢?到底咋回事呢?


    售票员:305,305.快上车了,快上车了。还有座。
    (乘客上车。)
    售票员:大家坐好了,开车。
    (身体自然前倾,坐好后自由发挥,交头接耳,大款逗白领,白领不睬,两中学生互相交谈,老太太抽烟,知识分子看书,中年妇女紧把包沉默,)
    中学生男:(拍女中学生问)你看新闻了吗?我们市又为贫困地区建希望小学了!
    中学生女:(高兴地)真的?!那太好了!又有许多小朋友可以上学了!(两人自由交谈)
    (紧张音乐响起。)
    歹徒:停车。
    (乘客配合司机做停车动作。)
    乘务员:快点!
    (歹徒四处张望,上车。坐到后排。悠扬音乐响起,售票员售票)
    大歀:(手机响)喂,谁呀,马老板啊!什么?股票又涨了?好啊!当然全部抛出的了!对,全部抛出!
    白领:(自我欣赏,不停化妆,拿钱递给乘务员)不用找钱了。(继续化妆)
    (知识分子专心看书,掏钱买票)
    乘务员:(收到老太太身边,笑着提醒道)老太太,车上不许抽烟。
    老太太: (用脚敲灭烟,无奈地)好,不抽了(掏出钱,一层层打开,一点点拿给乘务员。)
    乘务员:(笑道)哎哟!这老太太可真会过啊!
    (走向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怯声问)多少钱啊?
    乘务员:两块。
    中年妇女:(小声地)这么贵啊?便宜点吧!我这只有一块五。
    乘务员:(爽快地)行了,有多少零钱给多少吧。
    (走向歹徒)你的!
    歹徒:等会给你!
    (乘务员回到自己位置开始数钱。)
    歹徒:(走到乘务员旁)请问你那……(顺势抓住乘务员做人质,喊)抢劫!(这时,除中学生,知识分子比较冷静,白领尖叫一声,其余人都吓的哆嗦)
    (指着司机)你老实开车,小心我杀了她。大家把钱放在口袋里!(挟人质开始劫钱,指着女中学生)把钱拿出来!
    男中学生:(站起)干什么?
    歹徒:(一拳打过)臭小子,少管闲事!
    (抢大款的东西,大款把钱,手机,金表都放在口袋里,歹徒把项链从大款脖子上抢下来。时髦女青年要把提包藏起来。被歹徒用刀逼出。)
    歹徒:(抢知识分子)把值钱的都掏出来!
    知识分子:(想了想,把书递给歹徒)给!
    歹徒:(怒)钱,拿钱!
    知识分子:(冷静地)钱?君子不知“书中自有黄金屋”吗?
    歹徒:(气愤,踢了知识分子一脚)去你个穷呆子!
    (抢老太太)
    老太太:我那有钱给你啊?
    (歹徒抓老太太的手上的金镯子。)
    歹徒:(用牙咬了咬镯子)金的!
    (抢中年妇女)
    妇女:(害怕的哭)我,我没有钱,这钱是给我孩子看病的钱。
    男中学生上前制止,被歹徒把手割伤。女中学生上前把他拉回,用手帕包扎。
    (抢到父亲时)
    歹徒:(踢正睡着的父北)醒醒!
    父亲:(惺忪地)什么事啊?(一惊)黑子?!
    歹徒:(一惊)爹,是你?(欲跑,慌乱中,刀落地,发出响声)
    父亲:(站起拉住儿子),孩子,你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爸终于找到你了。
    (司机机警地急刹车,白领身体大幅度前倾,尖叫,其他人配合刹车动作。歹徒倒地,同时带倒父亲。男中学生急忙跑去,按住歹徒不放,司机此时也奔过来,按住歹徒,歹徒反抗,司机拍歹徒的头,让他老实点)
    老太太:(拄拐上前,用拐打歹徒)年轻轻的,干啥不好, 我让你抢,
    知识分子:(鄙视发恨)这种人,该打。
    父亲:(半跪起)别打啊,他是我儿子!
    大款:(怨恨)这种儿子,让大家帮你教育也好。
    父亲:(全跪)求你们……,是我没……
    歹徒:(心如刀绞,打断父亲的话)爹,您起来,让他们打!
    (乘客议论纷纷,看着老泪纵横的中年男人,都沉默下来,也不再打了,歹徒扶起父亲)
    父亲:(老泪纵横,指责道)孩子,你怎么能干这种事呢?你不说在这打工吗?你怎么会……?
    歹徒:(恨恨道)打工?打工能挣几个钱,反正城里人有都是钱。
    父亲:(语重心长地说)孩子,区普法办的王主任得知你的情况,经常到我们家探望,劝我好好帮助你、感化你,让你早日回家你懂吗,黑子?
    歹徒:我,我怎么回去我都二十多岁的人了,什么本事都没有,整天呆在家里拿什么挣钱 (气愤地)况且,你又下岗了,妈妈还有病,妹妹又上学,哪儿不需要钱呢?半年了,我也想好好做人,凭力气去挣钱,可累的要命不说,挣来那点钱能解决什么问题?妈的病不能再拖了啊!
    父亲:(气愤地说)你心里哪还有你妈?你这么做对得起你那生病的妈吗?(慢慢掏出核桃仁,这是你妈给你砸的核桃仁,你妈知道你爱吃这个,这是你妈用一天一夜的时间砸的,你妈身体不好,她一直在盼你回家啊!
    歹徒:(颤抖的接过核桃仁,哽咽的问)妈?妈的病怎么样了?
    父亲:你妈病好多了政府根据咱家实际情况,给咱发了救济金,她的病得到了急时治疗,正在康复。
    歹徒:那您 呢?
    父亲:普法办和街道办事处的同志了解到咱家情况后,帮我找了份打更的活,挺好的,家里的日子在政府的关注下好了起来。你妹妹还说,要是我哥在家就好了,
    歹徒:(急切的问)妹妹? 她……?
    父亲:(语气平和)仍然再上学。学校咸免了她的学费,半年来家里的情况越来越好了,全家人都盼着你早日回家。
    歹徒:(低下了头)回家?我还能回家了吗?
    父亲:(激动地说)怎么回不去普法办的一主任说:“最大的犯罪的是自报自弃”,咱要抬起头,挺起腰,改正错误,重新做人!全家人都在等你呢!(满怀期望地望着他)
    歹徒:(长长出了一口气)唉!(猛的抬起头,抓住父亲的手)爸,我要回家看妈妈,我要跟你们好好过日子,我要重新做人……!(拿起抢劫的包,把东西一一还给乘客,边还边说)“对不起,对不起”(走到父亲前)爸,我要去自首。
    (乘客小声议论)
    知识分子:(打圆场)唉!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我看就让他随父亲回去好好做人吧!
    (父亲内心极为复杂,望着大家,乘客议论,表现出不同意见。)
    歹徒:(抹一把鼻子坚定地)不,我要去自首,我要重新做人!(向司机请求到)司机同志,麻烦你送我去自首。
    父亲:(由矛盾转为欣慰)孩子,这样做对啊!政府没忘了咱,咱也不能让政府失望啊!
    (司机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歹徒的肩,点了点头,望一眼乘务员,走向驾驶位)
    乘务员:(语气缓慢)请大家坐稳,要开车了!
    (歹徒扶老太太坐好,全体鼓掌)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