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品剧本 > 搞笑小品剧本 > 搞笑小品剧本《请让我靠近》 都市的人不要冷漠

搞笑小品剧本《请让我靠近》 都市的人不要冷漠

时间:2018-05-31    点击:

    小品剧本《请让我靠近》

    请让我靠近

    在一个繁华的街道口,摆着一面大棋。再世华驼。

    天远:Hi,大妈,算命吗?

    甲:哎,讨饭的。怎么说话的!

    天远:不会吧,有没有撒谎啊!请原谅我向老奶奶撒了谎。

    甲:我一脚踢死你。

    天远:你自己看,眼角的皱纹那么深,谁认不出来?

    甲:那因为你自己长的老嘛,所以看谁都希望比自己老。

    天远:是啊,姑娘批评得非常准确,看我还这么年轻,一定很羡慕吧。

    甲:你是人吗?

    天远:怎么不是?我是人啊!

    甲:你旗子上的字好象写错了。

    天远:哪里?没有写错。年会小品

    甲:你有没有读过书?

    天远;读过,不过小学没有毕业。

    甲:难怪会写错。

    天远:干嘛,你神经啊!

    甲;不错,我就是神经病。难道你不是神经病!

     

    (乙上)乙:喂!老婆,我来了!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然后指着天远说)老兄,对不起,我老婆脑子有毛病,给你添麻烦了!(又对着甲说)叫你不要乱跑,怎么这么不听话呢?是不是要我打你屁股。(又指天远,接着对甲说)现在坏人这么多。出了事我一个人可怎么活啊?

    天远:好象怎么看我都不会像坏人吧。

    (甲突然抱住天远)甲:妈妈,我要喝奶。(哭)

    (天远一脚把她踢开):孩子乖,妈妈没奶。躺在地上睡觉,要听话。

    乙拉着甲下。

    天远:喂,神经病就不要让他到处乱跑,算了命不给钱怎么办。就算不算命,把神经病传给我怎么办?

    僻静处。乙:快把钱包打开。

    甲:只有两角一毛七分钱。

    乙:看来算命的也快下岗了。

    第二幕

    晚上,长桥上灯火明亮。只有天远和香香两个人。

    天远:今天天气不错。(香香看着桥下的水)

    香香:有话你就快说,我没有时间。(看表)

    天远:话是没有,只是想看看你。

    香香;那我走了。

    天远:不要啊!香香,不要抛弃我。

    香香:不可能的。我已经决定下个月跟我老板结婚了。我们以后各走各的路

    天远:没有想到你是如此绝情的女人,枉费我对你一片深情。竟然喜酒都不请我喝。你结婚,我怎么可以不来呢?就算你不请我,我爬也是要爬来的。如果不来那不是太不给你面子了。是吧。来我是一定要来的!

    香香:你来只会丢我的脸。都已经三年了,我都整整等了你三年了,你不但没有变,而且变的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天远:我没有变啊,香香,我还是一样地爱你。嫁给我,我一定会给你幸福。

    香香:你以前不是说三年就可以挣到一百万,钱呢?

    天远;曾经是有过的,只不过后来丢了。

    导演:停,怎么搞的,昨天是不是酒喝多了?你可不可以说的再无辜一点,声音再颤抖一点。你永远要记住,你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你根本是在拐骗妇女。心里当然会紧张了。

    天远:是。

    导演:再来!

    香香:你来只会丢我的脸。都已经三年了,我都整整等了你三年了,你不但没有变,而且变的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不是说三年就可以挣到一百万吗?钱呢?

    天远;曾经是有过的,只不过后来丢了。

    香香:那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天远:有。我相信我们的爱是可以超越金钱的。只要你愿意。

    香香:不可能的,真的不可能的。天远,我的生活需要钱,我的病需要钱,我的家里需要钱。什么都需要钱,你懂吗?我已经不再相信爱情了。爱情只是某个诗人完美的谎言!我已经过够了物质贫乏的生活,从今往后,我要追求自己的幸福。请你不要再来打搅好吗?

    天远:如果你是那样想的话,那里不会有幸福,也许只有一座坟墓。

    香香(终于忍受不住,对天远大喊):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要再看见你,我已经受够你了,你知道没有!

    天远:我知道,我这就走。不过我还是想说,香香,回头是岸。

    香香:还不走,我要叫警察了。

    天远:不要。如果真的不能做你的相公,不知可不可以让我做你的情人啊?

    香香:你去死。如果现在我手上有一把刀。我一定会毫不犹豫捅死你。

    天远:好,既然香香姑娘已经恨我恨到要杀我的地步,我也绝不会让你失望的。今天能够死在最深爱的人手中,总比以后被不知名的野狗咬死好一百倍。在我的口袋里有一把锋利的剪刀,是我可怜的母亲临出门时,叫我放着防身用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将就着用吧!

    香香:拿来。

    天远:你可要想清楚了。

    香香:拿来,你是不是怕了!

    天远:哼,大丈夫,生有何欢,死又有何惧。给你。(从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扔给香香。)

    香香:这不是牙刷吗?

    天远:看来是我老母亲眼花拿错了,不好意思。我看一下。唉,是你看错了。这明明是竹签嘛!你怎么会看成是牙刷呢?

    (音乐响起)天远握着那个牙签。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天远:啊,我那可怜的老母亲,你怎么可以在关键的时刻变得老眼昏花呢?你本来眼睛是很好的啊,这点我是多么的确认,可是难道岁月这么快就让你改变了这么多。我是要感谢你,因为你是我最爱的母亲,你曾经赋予我生命,今天又拯救了我的生命,也使你不至于陷入失去我的悲伤的沼泽地。但我同样要责怪你,是你使我无法表达视死如归的勇敢,使我博得美女得芳心。

    香香:你真是个疯子。

    天远:不过为了证明我真的不怕死,你就掐死我好了。

    香香:如果你真的想死,就到桥中央,给汽车撞死好了。

    (这时刚好一辆卡车过来,天远站在那里。卡车司机是个 醉汉,笔直朝天远开了过来。)

    香香:不要。你会害司机做牢的。

    卡车开过,天远恍恍惚惚地站了起来。

    第三幕

    画外音:你说算命可不可能赚到一百万。

    天远:好象不可能。

    晚上,天远生意很好,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警察一:你被捕了。

    天远:怎么可能,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老兄,和平时期就不要开这种玩笑了。别人会笑掉大牙的。

    警察二:那么请问先生,你对封建迷信有什么看法?

    天远:这位警官的问题问得非常有水准。问出了中国人得素质。说明警官是受过高等教育得人。我喜欢回答有素质得人得问题。虽然你是第十三个问我这个问题得人了,但你放心我一定还会很认真,很耐心地给你解释。首先……

    警官一听得有些不耐烦了,掏出手铐。

    天远:慢着,我有话说。警官,我宣传的只是伪封建迷信,是假的。所以我根本没罪。

    警官二:犯罪。犯得是造假之罪。

    天远:那好,请等一下。警官,帮我拿一下书。(我溜)。

    天远把书往警察身上一塞,撒腿便跑。

    警察二:抓住他。

    天远:有本事你来抓我啊!

    警察一:看你还往哪里跑?

    天远跑进了一条弄堂,两个警察两面夹击。天远已经走投无路。弄堂里很黑,人看不大清楚。天远依稀看见一个人从窗口里钻出来。

    天远:喂,老兄,还记不记得我啊?

    小偷乙:是你啊,你不是那个算命得吗?

    天远:就是我啊!你这么晚还干活呀!我刚才看见有两个警察从前面过来。你往后面跑会比较好。还有,东西我先帮你拿着。回头,你向我来要。

    小偷消失在黑暗中。

    天远:抓住他,看你还往哪里跑?

    警察从天远身边跑过:你跑不掉了。

    在一个黑屋子里,灯光突然亮了。天远被绑在柱子上,进来一帮人。

    小偷乙:老大,就是这小子阴我。

    老大:小子,你老大是谁。

    天远:我没有老大。小的只是个算命的。那天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真心想帮你的小弟的。都是那些死警察,缠住了就不放。

    老大:死警察,干嘛抓你?

    天远:这事说来又点历史。不过主要是我最近算命收费相对高了点,死警察说我有意抬高物价,扰乱了市场的正常运作。其实我怎么敢啊,欲加之罪,何患无什么鸟语。

    老大:来人,松绑。我喜欢你,我欣赏你。以后你就跟我好了。

    天远:不行啊,我不能做小偷。年会小品剧本

    老大:怎么,看不起我们小偷。

    天远:不是,就是借我三百个胆,我也不敢瞧不起小偷。只是我答应过我女朋友要赚一百万,再去接她。你知道最近算命生意真的很好。

    老大:一百万是吧。只要你跟了我,一百万我给你,怎么样?你什么时候要都可以?

    天远:不会吧!老大,我可不可以考虑一下。

    晚上睡梦中,画外音:你说算命可不可能赚到一百万。

    天远:好象做一百年都不可能。

    老大的声音:那做小偷呢?

    天远:立刻就可以抱着睡觉。

    老大:那你想好了没有?

    天远:可能我还要再想一想。

    第四幕

    海滩边,阳光很好,人很多。天远突然衣衫褴褛地出现。

    天远:香香,是我啊!

    香香:怎么是你,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

    天远:找你啊!

    香香:你怎么这副打扮?

    天远”很帅吧。沿路不知倾倒了多少妙龄少女。可是她们当中又有谁知道其实我已经有心上人了。我觉得非这身打扮真的无以表达我对你得痴情。

    香香:我真的想说我不认识你。

    天远:不要啊!明明认识,干嘛说不认识呢?那不是骗人吗?

    香香:好了,别耍贫嘴了。跟我去换件衣服。

    天远:你不会让我穿你的衣服吧!女人的衣服我 可不穿。

    香香:不会。

    天远(失望):不会就好。

    宾馆里,香香和天远在房间里。

    香香:你的衣服怎么这么脏了,快脱下来。还有下面的。

    天远;不好意思吧。

    香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又没不穿内裤。

    天远:我就是没有穿啊!不信我脱下来给你看。

    香香:不要搞笑了,快点,换上衣服就走,不要让我未婚夫看见了。

    天远苦笑,未婚夫上。

    未婚夫(指着天远):他是谁,怎么跑到你房间里来了。

    天远:哎,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天远,香香以前的男朋友。握握手。

    未婚夫:香香,我不管这人以前跟你什么关系。但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看到他,也不想再在你房间看到像他一样的人。否则,你也给我走。

    天远:香香,我裤子还脱不脱?

    未婚夫:什么?香香,什么裤子?什么脱啊?

    香香:没有啊?他自己傻!我看他全身都这么脏,想叫他洗一下澡。把衣服也顺便换了。

    未婚夫:不行,这事怎么能让你来做!让他自己找个地方解决好了。现在我要他立刻给我从这个房间滚出去。

    天远:喂,我警告你,不要跟香香这么大声说话!你知道我是混哪里的?我……

    未婚夫:我不管混哪里的。都要你给我滚出这个房间。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香香:不要啊!天远你快走吧。

    天远;不,我不走。我要留下来保护你。香香,放心吧!只要有我在,就没有人能够欺负你。如果有胆敢动你一根手指头,我就剁了他整只手。如果有人敢碰你一根头发,我就砍了他的狗头。臭胡子,你想怎么样?说好了。你不说别人怎么会知道!不要因为胡子长,就可以鸟,我告诉你,我生出来胡子就比你长,只是现在剪短罢了。还有……

    未婚夫:再听你说下去我会睡着的。来人!把他给我带出去。

    天远被一帮打手拖出了房间,并痛打了一顿。香香想追出去,被未婚夫拦住了。

    第五幕

    晚上。餐厅里灯火明亮。今天是香香的生日,未婚夫为她开了个生日派对。

    服务员:香香小姐,你的电话。

    香香;喂,哪位?

    天远:香香,是我。我还没死,你还好吗?

    香香;好,只要你不在,我就很好。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天远;香香,我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你跟我走好吗?我会对你好的。我要让你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香香:不可能的,我已经听够了你的花言巧语。我不会再相信你了。你还是走吧。世上比我好的女孩有千千万,你为什么就抓住我不放呢?

    天远:因为人世间纵使有风情万种,我只对你情有独钟。在我的心中,只有你是我的最爱。其她的女子活在这世界上只是多余。

    香香:对不起,你还是走吧。(挂断了电话)

    几个小时过去了,服务台的电话又响了。

    服务生:香香小姐,你的电话。

    香香;是男的还是女的?

    服务生:是位女士。

    香香:喂,是哪位?

    天远:香香,是我?

    香香:怎么有是你,我……

    天远:我想见你最后一面,真的是最后一面。见了之后我就永远地离开你。我在外面等你,不见不散。

    未婚夫:香香,你上哪儿去?

    香香:我上洗手间。

    未婚夫:你走错了,洗手间在那边。

    香香:噢。

    看见酒席散了,香香一直没有来。天远有些失望和落寞。手里捻着的一束都没有盛开的玫瑰,好象也要凋谢了。夜很冷,天远的衣角在风中无助地摇摆。

    香香房间里的灯亮了。香香一个人坐在床沿。眼不停的望向窗外,努力不去想天远,却偏偏想起。外面下起了雨,天远说是不见不散,他是否真的还在那里等待。雨声淅淅历历的,像极了莫扎特的钢琴曲,幽婉而缠绵。

    房间的门终于开了,香香像童话中的蝴蝶一样飞了出去。外面是广阔的天地。

    天远:香香,我在这里。

    香香: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傻呢?你知道女孩子是很容易被感动的。你为什么不走,难道真的要我说,你给我滚。你滚啊,你,快滚啊!(香香的眼泪像止不住的洪水,哗哗地流)

    天远茫然地从身后那束已被雨水淋透的含苞欲放的玫瑰。

    天远;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香香:我求你,天远,你是个男人。不要这么贱好不好。我真的不想连累你。我只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不值得你这样来爱。

    天远:我愿意。即使你讨厌我。

    香香把花从天远的手中夺过来,愤怒地砸在他的脸上。退后,然后转身哭着跑开。

    天远:停,导演,香香姑娘是否可以表现得更忧伤一点,这样我觉的对我进入主角的内心世界会更有所帮助。

    导演:说得对,香香姑娘应该哭的更响亮一点,再来一次。

    天远:我愿意。即使你讨厌我

    香香把花从天远的手中夺过来,愤怒地砸在他的脸上。退后,然后转身哭着跑开

    天远(对着女主角的背影,深情地像念诗一样地说):香香,是什么改变了你的眼神,是金钱吗?请不要再哭泣了,能静静地听我把话讲完吗?也许从一开始认识你就已经错了。我不该如此疯狂爱上你。现在在我的手中还有一束全部盛开的玫瑰花。想对你一声:不管你怎么改变,心中的玫瑰永远只为你而盛开。

    (如此深情的告白,还有什么能挡住泪水的崩涌。像一个曾经受伤的孩子一样蓦然回头,脸庞上的泪水,像珍珠一样地晶莹。)

    香香:天远,你过来。

    天远:香香。

    香香(一个耳光甩在天远的脸

    上):不要以为你这样玩,我就会感动。我说过,我已经不再相信爱情了。打的你痛不痛。

    天远:不痛,只不过死了几个脑细胞罢了。

    香香的颤抖吻上了天远的脸,良久良久。

    香香;如果有一天,我不再爱钱了,只想快快乐乐,平平凡凡地生活了。你还会要我吗?

    香香走了,天远站在那里一点感觉都没有。这是三年以来,香香第一次吻了他。

     

    尾声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爱钱了,只想快快乐乐,平平凡凡地生活了。你还会要我吗?)

    天远;香香。

    回头是只熊。

    天远:对不起,认错人了。老兄,没事不要在我眼前晃,好不好?我眼花。你不知道你的家在动物园吗?

    熊:你没有认错人。我的名字就叫香香。

    天远晕倒。

    导演:好,停。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