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小品剧本《喜事来了》 -小品大全
首页 > 四人小品剧本>四人小品剧本《喜事来了》

新农村建设小品剧本《喜事来了》
  人物
  王三:村主任,年近五十岁;
  潮流:志愿者,王三未来的女婿,二十五、六岁;
  小玲:王三未来的儿媳妇,二十三、四岁。
  (王三拿着酒瓶,边喝边摇摇晃晃地上)
  王三:(举起酒瓶,对着台下摇晃,得意地笑着,做出一副鬼脸)各位,你们说这是啥?
  啥?酒瓶?酒瓶?错!这是我王三的“喜来宝”。有喜事来了,我肯定提着它;我一提着它,准就来喜事。你们知道不?
  (台后有人问:王主任,今天又有啥喜事嘛?快给大家说说吧!)
  王三:哈哈哈……这人呢,喜事来了哇,真的钢筋水泥都挡不住啊!你们可别笑,如果我说出来呀,大家保准啥都忘了,只记得鼓掌……你看没说错吧,还没说呢,掌声就响起来了。哈哈……既然大家这么给力,那我就得说,说得哈拉子直流也得说。不过,大家还是别再死劲鼓掌的好。这哈拉子毕竟不是啥好东西,流在衣服上脏了我不说,可老婆那里就麻大了烦呀!大家说是吧?好了,现在话归正传。我要给大家说的第一件喜事就是:搭帮党的政策好,我们村里的新农村建设在县里挂了号。今年被评为全县的先进。用县长的话说,就是:沟渠都是自流的,道路都是水泥的、房屋都是二层的,谷子都是金黄的,鸡鸭都是成群的,票子都是崭新的……你们说,这可是大喜事吧?第二件呢,就更让人高兴了。我女儿小红大学刚毕业,就在沿海找到了工作。据说还找了个男朋友,小伙子也是个没有一点儿水分的本科,还是个“富二代”,“干股”嘞!你们说,这可是大喜事吧?早上女儿电话告我,小伙子今天要来看望我们,说是开着“宝马”来的,你看多风光啦!我现在是来村部迎接他的哩!(举起酒瓶)你们这就知道我为啥带这玩艺了吧!哈哈哈……
  (举起酒杯猛喝一口)
  (小玲拿着手机急匆匆上,边跑边喊)
  小玲:爹,爹,你看我爹也是哩,一天到晚总在村部转,一门心思都扑在工作上,手机也丢在家里了。你看,找他的人一茬接一茬,手机铃响了一阵又一阵,人家说有事,真是急人啊!
  (电话铃声又一阵响起)爹,爹——
  王三:(边喝酒边应声)叫啥呢,爹不是在这儿么!
  小玲:爹,你的电话哩!你怎么不带上手机呀,真把人急死啦!
  王三:(又喝了一口)急啥哩,不就是那破玩艺儿惹些破麻烦么!
  小玲:(着急地)爹,你就别耽误了,人家说真的有急事哩!
  (说着递过正在响铃的手机)
  王三:(接过手机,猛然醒悟)哎呀,是不是我那未来的女婿打来的?他肯定早到了近,是不知道怎么走吧?不好不好,第一次来就给了他一个不冷不热的印象,真是麻大了烦哩!怎么知道我女儿的?这家伙……我得防备他一手。(走到潮流跟前)小伙子呀,我问你,你当志愿者,有上面的介绍信吗?
  潮流:有,有。
  (说着放下背上的包,拿出介绍信递给王三)
  王三:(看着介绍信)唔,还是省志愿者协会的哩。那我问你,你要支援我们村的建设,有钱吗?
  潮流:这个不瞒您说,要说钱很多也说不上。不过,要支援你们一个村,多少还是能拿出一些钱吧!
  王三:(疑惑地瞟了瞟宝马摩托车,又瞟了一下那个背包)小伙子呀,恕我直言,现在怎么看你也不像是很有钱的样子。这辆摩托车,顶多也就是万元左右,并且也有些年了吧?大老远的骑着它来,也不怕累呀!我看还不如坐公共汽车舒服哩!
  潮流:您这就没说对了。我是在外地参加志愿者活动后直接来的,根本没落家里。同时,我也喜欢骑摩托车在外地跑。这样很能锻炼人的智慧和耐力。现在,我每天都要骑着它跑几百公里。
  王三:啊,原来是这样。那就请别介意了,我们农村人太现实了。看来,我们算是有缘了。那你现在就说说,看有啥打算?
  潮流:说打算呢,其实也简单,就是看村里缺啥吧,缺啥我就投资啥。我知道,像你们这样的山村,原来底子薄,各方面基础又差。按照新农村建设的标准,肯定还需要大量投资。您就说说,看村里还有哪些方面需要投资的,就现实最需要解决的项目说一说,让我作出一个投资规划,一步步来。
  王三:哎,怎么说呢?说村里很穷吗,也说不上;说不穷吧,也不好说。人家赵本山说“不差钱”,而我们就是差钱嘛!
  潮流:只差钱,其他都不差?
  王三:其他……
  潮流:那农田基本建设呢?
  王三:沟渠都硬化了,灌溉自流。
  潮流:道路呢?
  王三:纵横都是水泥路,一直通到家门口;
  潮流:农民的住房条件呢?
  王三:档次说不上,可家家有楼房。
  潮流:那养殖业呢?
  王三:鸡鸭成群猪满栏,户户有存款……
  潮流:(竖起大拇指)啊哟,基础功底还挺扎实,真的不错。不过,依我看啦,还可以从农产品加工和文化设施建设方面入手,比如,搞一个加工企业,进行农产品加工;又比如,建一个文化俱乐部,让村民们到那里唱唱歌,跳跳舞,以丰富大家的精神文化生活。
  王三:你是准备从这两方面着手?
  潮流:对,我初步是这样定的。
  王三:小伙子噢,看来你还是有点头脑的。办个农产品加工厂,就地对农产品深加工,资源就近,也丰富,肯定能赚钱。不过,你所说的那个俱乐部呀,那是不必搞的。
  潮流:为啥哩?
  王三:那可是猪乐狗不乐,你乐我不乐的事哩!
  潮流:(吓了一跳)您怎么……说这话?
  王三:是嫌我们农村人不会说话,不好听吧?其实嘛,就是这么个理。你说看,在我们农村啦,有饭吃,有衣穿,还有酒喝,这不就是最大的精神快乐么?想当年,我们连饭都填不饱肚子,不也照样快快乐乐?
  潮流:过去没饭吃,没衣穿肯定是大问题。那样的快乐只是一种穷快活。可现在有了钣吃,有了衣穿,还有酒喝,那就应该追求更高层次的精神享受,比如唱歌呀,跳舞呀,要跟城里人差不多。
  王三:(侧向一边,自言自语)你看这小伙子,这就有点儿不着边际了。要和城里人差不多?我看那就比城里人差得多哩!城里的大媳妇,小闺女个个都进舞厅唱歌跳舞,见了男人就搂就抱。我们农村能行吗?(摇摇头)嗨,简直天方夜谭啦!(侧向潮流)小伙子,我问你,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村里建起了俱乐部,你能让你的女人和村里的男人跳舞吗?
  潮流:怎么不可以呢?实话告诉您,我还没有结婚,只有女朋友。到时候,我要让女朋友在这里经营管理,让她天天和大家跳。还有,听说她农村家里有个未婚的嫂子,人也长得漂亮。开张那一天,我还要带头和她嫂子跳。
  王三:小伙子呀,我看你这话真有点儿不靠谱呀!你以为人家的嫂子就那么、那么烂,你想跳就能跳?
  潮流:您这话说对了。正因为她嫂子好,所以我才和她跳。我要通过我们的示范,让全村人都羡慕,都跟着跳。
  王三:未毕。我们这里根本还找不出啥能唱歌跳舞的女人。现在呀,一些年轻人呢,有的外出打工了,不愿打工的手挽手出去玩儿了,剩下来的,都是老的加小的。我看还是现实一点儿的好。
  潮流:不至于吧?这么大一个村庄,这么多人口,难道还找不到几个唱歌跳舞的?难道就没有热衷于文化生活的?
  王三:你不信?那我带你到村里转一转,只要发现一个,我再就不说二话了。
  (小玲围着围裙上)
  小玲:爹,小红的男朋友怎么还没来呀,家里饭菜都准备好啦!(突然发现潮流,眼睛定定地盯着他,潮流也眼睛直直地看着小玲)爹,他是……
  潮流:这位是……
  王三:(站起身)来,我来介绍一下。(指着潮流)他是来村里帮助搞建设的志愿者,叫
  潮流;(指着小玲)她呢,是我的未婚儿媳妇,叫小玲。我儿子也去了沿海打工,
  她就在我们家帮忙。
  潮流:(站起身)您刚才还说没个像样的,这不就来了靓丽的么!
  (说着,激动地走过去,张开双臂,想拥抱小玲)啊呀,嫂子——,多漂亮的美女啊!
  小玲:(吓得急忙躲闪到王三的背后)爹呀,这人怎么一点儿不正经,像……流氓啊!
  王三:哈哈哈……小玲别怕,你真的就没见过世面哩。哪有这样的流氓呢,说氓流还差不多哩!不不,人家是有知识又有钱的人,这次是主动要求来我们村投资搞建设的,几百万哩!
  小玲:爹你没搞错吧,再有知识有钱,也不能见女人就搂就抱呀!
  王三:也是,城里人就这毛病,见不得女人,跟我们这里的混混差不多。不过小伙子呀,我可没说你。你是来办正经事儿的嘛!
  潮流:实在对不起。可你们应该听我解释一下,一方面,刚才来的时候,我想和村主任拥抱一下,可他说他又不是女人。所以我以为你们这里女人还是可以拥抱的呀;另一方面,他刚才说你是嫂子,那我们就更应该拥抱一下了,初次见面嘛,是吧?
  王三:(对小玲)是的是的,城里人就这么个德性,不,是这么个习惯,拥抱表示亲热!那你就让他抱一下嘛。(得意一笑,自言自语)抱一抱,几百万更牢靠!
  小玲:(脸色绯红,不好意思)爹,你啥意思嘛?
  王三:啥意思,不就是抱一下么?他还说要在村里投资建俱乐部,组织你们这些年轻男女唱歌跳舞,那还不经常搂搂抱抱么!
  潮流:对,有像嫂子这样漂亮、身材又好的年轻女人,那真是舞场上一道亮丽的风景哩。
  到时候,还怕村里的舞会办不起来!
  王三:那也是。我儿媳妇确实漂亮哩!只是,我们这里像她们这样的年轻女人,都没学过跳舞,怎么会呢?
  潮流:那好说,有我教她们,一定会跳的非常出色。(对小玲)来,我教你几手,保证一学就会。
  (说着,走过去拉住小玲的手)
  小玲:(怯生生的,很不情愿)这……
  王三:有爹在你怕啥哩?难道我们农村的女人还比城里的差?跳,跳,跳不好爹来顶着!(随着优美动听的音乐,小玲和潮流慢慢跳了起来。小玲开始很拘谨,跳了几个回合,也就放松了。很快,两人都进入了角色,配合得十分默契。跳着跳着,他俩越贴越近,最后干脆抱到了一起)
  (看到这样的情景,王三转喜而忧,随即落下脸来)
  王三:(自言自语)哎呀,看来这东西还真有磁性哩!你看,我那儿媳妇开始还羞答答的,可如今就有了新媳妇上床的感觉。像这样跳下去,只怕这媳妇儿都会跳到别人的裆下去啊!(急忙制止)好了好了,我们还是谈正经事儿吧!
  (潮流放开小玲,舒了口气,小玲也蹲到了一旁喘气)
  潮流:我看没啥好谈的了。这两个项目就这样定了。我已经请人绘好了图纸,在我的包里。您先看一看,看有需要修改的地方没有。再就是从现在开始,您就请人帮助张罗,找个好的工程队,争取早准备,早动工。
  王三:那投资规模呢?
  潮流:按图纸施工就成。总投资我估计在三百多万元。
  王三:那太好啦!(转身对小玲)你快回去,叫你妈多上两个菜。说今天除了小红的男朋友外,还有一位珍贵的客人。
  小玲:(起身)噢,(眼睛却一直盯着潮流,挪不开脚步)
  王三:(自言自语)哎呀,你看我这儿媳妇咧,还没开张,就像被勾走了魂儿样的。那以后……
  潮流:(自言自语)这嫂子真是块跳舞的料,进入角色快呀!有了她,我的文化俱乐部一定兴旺发达!
  王三(落下脸,对愣着的小玲大喝一声)呸!
  小玲:(吓了一跳)爸,你干啥哩?吓死人啦!
  王三:你终于醒啦!我刚才给你说的事还记得么?
小玲:(大声喊)记得
  小玲:爹,那您就马上给他回电话,道个歉,告诉他怎么走吧。我得赶快回家帮妈张罗饭菜呢!(转身下)
  王三:(忙接电话)喂,喂,你是……啊哟,是我那未来的女婿吧?实在对不起,我的机丢在家里了,是你嫂子刚才给我送来的呢!啊,啊,不是……是乡里的张书记呀,实在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我女儿的男朋友来了呢……张书记,我真的不是开玩笑。小红的男朋友马上就要到了,我正在村部迎接他呢,我还想坐坐他的“宝马”呢……啥?上面派来了志愿者?帮村里搞新农村建设?(情绪降低了八度)哎哟,这个、这个……我说张书记呀,这个事情不是我泼冷水呀,我们村的新农村建设还是搞得可以的,县里都认可了的嘛!你说,我还要啥志愿者来帮助呀?再说了,一个年轻的毛孩子,来了又能给我们啥帮助?他既没有钱,又不懂农业上的事,二愣子似的,只有增加负担的嘛!啥、啥的?他很有钱……是来投资的,几百万……别的村都争着要……他指定要到我们村……哈哈,又是一只干股呀!好、好、好,那就太好了。我们欢迎他,欢迎他……(挂断电话,将酒瓶在空中晃了晃,更加得意)哎哟,大家听见了吧,喜事真的又来啦!实在说,起初听张书记一说,我心里好像被开水烫了,好难受的——那不是找只剌猬砣捏在手上么?后来听说那小子很有钱,要给村里投资几百万,我的心又像是被开水烫了。不过,这次一点也不感觉痛,而是暖烘烘的哩!好吧,我现在也只好在这里等了,和我那女婿一起等。双喜临门嘞!
  (说着,边晃着酒瓶边走到挂着“鸡窝村村委员会”牌子的屋旁边坐下,喝酒)
  (潮流戴着一幅眼镜,身背大背包,骑着宝马摩托上)
  潮流:(边放摩托边大声说)考验,考验!各位朋友,我遇到了一个大考验。什么大考验?大家肯定都想听听。那我就给大伙儿说说。最近,本人找了一个女朋友,清华本科毕业的,蛮有才的。可这女孩子却有点怪,有车有房有钱她不爱,爱的却是另一道菜。啥菜哩?她硬要我老远来她家乡投资,帮助搞新农村建设,说这是对我的一次考验。大家是知道的,我好歹也是个“富二代”,说给他们村里投点钱,这又算得了啥呢?何况听说她老爸还是村主任,钱投到这里也无所谓嘛!这算啥考验呢?可她还硬要我来考察一下,确定几个项目,说要让全村人都受益。否则,不打收条。你们说,遇上这样拗脾气的女人,我有啥办法?当然就只好迎着考验上了。今天正好,也好和她的父母和亲友见一面嘛!谈恋爱这么久,我还没与他们见过面哩!你们说是吧?不过,我听女朋友说了,她爸可是个老古板,除了发展经济,其他一点儿也不开化,新东西很难进油盐。当然发展经济是好事,经济不发展,这村里又怎么搞得好呢?可是,新农村建设还有其他内涵吧,比如,提高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水平也很重要。这不可能不搞吧!建个农村文化俱乐部,就是我这次考察的重点项目之一。可她爸又怎么看呢?能否接受?看来最大的考验还在这里。不过,我已经和乡里的张书记联系好了,今天就以志愿者的身份出现,来个将计就计,先考验一下未来的岳父大人。(瞟了一眼木牌)鸡窝村村委会?哎,就是这里,就是这里。
王三:(瞟了潮流一眼,不屑一顾)这个……肯定不是我那未来的女婿,倒有点儿像那个志愿者。骑个破摩托,还“宝马”啥的,想冒充怎么来着?哼!
  潮流:(走近木牌,盯着看,抿嘴一笑)吭,不如叫蛋蛋村更好呢!蛋蛋还能滚出几个钱来,这鸡窝就是一把草,只有鸡……
  王三:(将酒瓶朝地上一顿,脸色严肃)小伙子你说啥哩?
  潮流:(脸上堆笑)啊,啊,没说啥,开句玩笑。我想打听一下……
  王三:(做了个阻止的手势)还没说啥?一看你就是个有文化的城里人,年纪轻轻的,怎么一点儿也没学好呢?开口就鸡、鸡、鸡的,还鸡婆呢!
  潮流:您就别介意了,我真的是开句玩笑,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再说,我也是来支援村里……
  王三:(更来劲)小伙子,我告诉你,今后可不要口无遮拦。你们城里人就知道鸡窝里有鸡婆那玩艺儿,怎么就不知道“鸡窝里飞出金凤凰”呢?
  潮流:(赔礼)是的是的。我那女朋友就是从这里飞出去的金凤凰,不是鸡!
  王三:这……还差不多。我们这里的女孩子个个都是金凤凰。(突然想起)哎,你是不是外地来的那个志愿者?
  潮流:是呀,我就是志愿者,叫潮流。您是?
  王三:我是乡里张书记打电话告诉我的哩!
  潮流:(高兴地)啊哟,您就是村主任?
  王三:王三。
  潮流:(兴奋地扑上去,拥抱住王三)哎呀我的……爹呀,真的好高兴,终于见到您啦!
  王三:(忙将潮流推开,自言自语)我看这小伙子还真够潮够流的,见人就喊爹,还搞个拥抱啥的。(转向潮流)小伙子呀,我又不是女人,你这么激动干吗?
  潮流:(搓着手,有些尴尬)就想亲热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王三:还没别的意思?想哄我是吧?你以为我们乡巴佬啥都不懂是吧?
  潮流:您就放心吧,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王三:你这不明明是想搞同性恋吗?
  潮流:哈哈,你们看,我这……爹老子还很现代哩!不过,请您放心,我绝对不是那种人。我是来支援你们村搞建设的。
  王三:那……就好。小伙子,既然你是来支援我们搞建设的,就先坐下聊聊吧!
  (说着从村委会里面端出两把椅子,两人坐下)
  潮流:(很激动)好吧,一切都听您……爹老子的安排。
  王三:(疑惑)吭,你这是啥话哩?难道你们城里人见人就叫爹老子么?
  潮流:不,我是说,都听爹……您的,都听您的。
  王三:小伙子你搞错了吧?俗话说,有钱的人大三十岁。你是有钱的老板,来村里无偿投资搞建设,是该我叫你爹才……
  潮流:(忙用双手捂住王三的嘴)别、别……看您把话说到哪去了。我来村里投资主要是为了您……女儿……
  王三:(急跳起,走到一边,自言自语)他说啥哩……还有交换条件?是想打我女儿的主意……他是记得。妈,多加两个菜!多加两个菜!(给潮流打了个飞吻,快步跑下)
  王三:(望着小玲有些神经兮兮的背景,连连摇头)嗨……
  潮流:(对王三)饭就不一定吃了。我还有别的事哩!
  王三:那又是为啥哩?我刚才可是教训我那媳妇儿,根本没说你呀!
  潮流:(边架摩托边解释)不是这个意思。刚才来的时候,乡里张书记说了,那边还有一个村也要我去看看,也说要投点资修水利啥的。他还在那里等着我哩!(说着架起摩托一溜烟跑了。边跑边向王三挥手)拜拜!
  王三:(追上几步)噢,等事办完了一定过来吃饭啊!(转身,懊恼地)嗨,和现在的年轻人打交道,真的费神啊!
  (冷静下来后,突然发现潮流留下的背包,王三翻看了一下,里面除了几件旧衣服,其余都是些图纸,立即警觉起来)
  王三:哎呀,有问题有问题,他说投资投资,却没见他一个银子,倒是将我儿媳妇玩弄了一番。哎呀,这小子该不是个骗子吧?该不是来勾引我儿媳妇的吧?真的是麻大了烦呀!(慌乱地掏出手机)我得马上打电话问问张书记……(正准备拨号,手机铃声响起,忙接听)喂喂,是张书记吧,我正要找你扯皮哩。你介绍的那个志愿者啥玩艺儿嘛……怎么,是小红呀?你手机里怎么这样嘈杂呢?我都快听不清了。喂喂……怎么,你现在正陪外商跳舞呀?哼,你们年轻人就是没个正经……喂、喂……我说小红呀,你的那个男朋友怎么还没到呢?你看现在都啥时候了,家里的饭菜都等凉啦……啥、啥?他已经来过了?还和我谈了很久?刚才离开的?哎呀小红,你说的是刚才那个骗子……不,那个小子呀……我说小红呀,你怎么找了那么个男朋友呢?简直就是个骗子加流氓嘛!他说投资说的天花乱坠,可是现在人已经走了,连个毫毛也没留下。这不明明在骗人么?再说,你看他一见到你嫂子,就像饿狼扑食样的,上去就是搂搂抱抱的,俨然一对新婚夫妻,还说要教她跳这个舞那个舞。那动作让我看了都肉麻哩。可你嫂子都有些动心啦!我说呀,要是让他来投资文化俱乐部,组织跳舞,那他还会做你的男朋友吗?不把你嫂子拐走才怪了呀……啥?他是在考验我,帮我洗脑?他说解放思想要从我开刀?唉、唉,贼小子哩,这一刀恰恰给捅进我的心窝子啦……啥?你要我去银行开个帐号,先打三百万元过来……是你男朋友的投资款?啊啊,好、好,那太好啦!(高兴得跳了起来)哇噻,三百万啦!我得赶快把这个喜讯告诉老婆和儿媳妇去!(跑了几步,突然回头)哎呀,还有我那“喜来宝”呢?有了好事可不能忘了这个宝呀!
  (说着,回头拿了酒瓶,高兴地跑下)
  (完)

分享: